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狂婿无双 >

失传绝技!

第5章 失传绝技!

张主任的表情一窒,他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

“我们认为伤者不需要输血,因为伤者体内有大量淤血,不进行手术的话,贸然输血,会更加危险。”

“所以你们并没有输血,然后伤者体内产生了血栓?!那你们为什么不做溶栓手术?!”陈纵横冷笑着道,语气很是愤怒!

“抱歉,我们并没有想到血栓会发生的如此之快,溶栓手术也已经失败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截肢,不然,伤者的死亡可能性极大!”

张主任低着头,语气尽平静的叙述着。

苏瑾听完了张主任的话,面如死灰!

无论是哪一个结果,都是她绝对不愿意接受的!

“医院会进行适当的赔偿,但是只出于人道主义,因为我们的操作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出了意外。”

张主任继续补充道。

苏瑾双手捂住脸,本来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情绪,瞬间崩塌!

“打开手术室,让我进去。”

陈纵横此时深吸一口气,义无反顾的道。

按照这个张主任的描述,现在的伤者媛媛,截肢,还能活命,不截肢……恐怕十死无生!

但是陈纵横,还想试试!

张主任听到陈纵横的话,楞了一下道:

“你……你别开玩笑了,我们的手术团队,已经是整个金陵最好的了,截肢是我们所做出的最优解,你进去能干什么?”

“我能把你们这帮蠢货捅出来的窟窿补上!”陈纵横冷眼扫过张主任,不耐烦的道!

“你……!”张主任听到陈纵横骂他,脸色涨红的道:“你不是张主任,我们不会让你动伤者的!”

苏瑾在一旁,她深呼吸了好几次,冷冷的对张主任道:“我信任他,而且也是他救回来我的女儿,所以,现在让他进去。”

“这位家属,我希望你能明白,如果你坚持让外人进入手术室,届时,发生任何事情,责任都由你自己承担!”

张主任拦在陈纵横面前,对苏瑾道。

苏瑾点点头,语气冰寒的道:“我知道了,现在……让开!”

张主任这才让开路,打开了手术室的门。

陈纵横迈步走进手术室,门口的张主任也跟着陈纵横走了进来。

“都停下!跟我走,伤者家属要求他来救人,我们,就别在这里碍事了。”

张主任厉声对手术室里的其他医生道。

负责手术的医生们不明所以,但是张主任毕竟是他们的领导,也就都放下手中的事情,走出了手术室。

手术室的病床上,媛媛小脸苍白,奄奄一息。

陈纵横仔细的检查着。

“陈先生,你有把握能保住媛媛的命,不用截肢吗?”

苏瑾和秦秋,此时也走了进来,苏瑾站在旁边紧张的道。

“不敢说十成十,九成把握还是有的。”

陈纵横此时检查完毕,回头对苏瑾继续道:

“苏小姐,劳烦你帮我去弄一套干净银针过来。”

苏瑾连连点头,快步走出了手术室。

“纵横,外面医生都说……不截肢,会有生命危险,你确定没问题吗?”秦秋蹙着眉,低声道。

她语气很是担忧。

“我确定没有问题。”

陈纵横的语气,很平静,但是胸有成竹!

秦秋叹了口气,轻咬朱唇道:

“苏瑾,是大人物,若是你能再救她女儿一次,那一切都好说。万事大吉,可要是救不回来……”

“相信我,我知道该怎么做的。”陈纵横低声道,“你去外面等着吧。”

秦秋知道自己劝不了陈纵横,轻轻点头,转身出了病房。

不多时,苏瑾也去而复返,她手上提着个盒子,匆匆的走进手术室,她专程去人民医院的中医科买了一套新的银针。

“这是陈先生你要的银针。”苏瑾将盒子递给陈纵横,表情十分紧张。

陈纵横接过盒子,伸手打开,里面是排列好的长短不一的银针。

陈纵横取出一根,他的大拇指在针尾轻轻一弹,修长银针微微颤动起来,针尾似乎还萦绕着一层乳白的光泽!

双指夹住针,陈纵横轻轻将银针扎入媛媛头顶穴位,紧接着,再取一针,扎入颈部。

没过多久,陈纵横已经在媛媛身上,接连扎下十余针。

媛媛脸色由原本的苍白,变为通红!

秦秋和苏瑾,都专注的看着床上的媛媛。

“九离针法,这失传已久的绝技……我徐某此生,尽然还能得见!”

苍老而又激动的声音,在陈纵横身后响起!

陈纵横回过头,不知何时,他身后已经多了一个身穿长衫的老人。

“陈先生,这位就是徐千鹤,徐老。是我叫徐老过来看看的。”

苏瑾看到陈纵横似乎不认识身穿长衫的徐千鹤,连忙开口介绍道,不过她说后半句话的时候,脸色有些尴尬。

陈纵横已经在救人,她却叫来了徐千鹤,这不等于是明着告诉陈纵横,她不信任陈纵横吗?

“徐老眼力不错,连我用的针法都能看的出来。”

陈纵横倒是不在意,他淡淡言罢,转过身来。

“小友年纪轻轻,便习得如此高深的医术,实在让徐某,惭愧啊。”

徐千鹤叹了口气道,语气对陈纵横,由衷的赞赏!

秦秋在一旁,美眸之中闪烁着莫名的情绪,陈纵横到底展现出了什么?居然能入的了徐千鹤的眼?

“雕虫小技而已。”陈纵横摇了摇头,平静的道。

“小友不必自谦。”徐千鹤笑着道,他的目光,十分赞赏:“小友,若是不嫌弃,我想请小友去一趟心医堂,仔细问一问关于九离针法的问题。”

徐千鹤对中医之道,求知若渴,他刚刚见识到了陈纵横所用的九离针法,此时自然是想要,问个究竟。

“好。”陈纵横轻轻点头,“不过,要等苏小姐的女儿醒过来之后。”

“陈先生,我女儿还有多久才能醒过来?”苏瑾连忙朝陈纵横道。

“苏小姐,你放心,只需要在等十多分钟,等银针起效,疏血通脉,这孩子就会没事。”

陈纵横淡淡的对苏瑾道。

苏瑾闻言,长出了一口气,她坐在病床旁,握住了媛媛的手,等待着媛媛醒来。

而就在此时。

手术室的门,忽然砰的一声被推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