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重生之小侍妾 >

写借条

第5章 写借条

“娘,孩子药都拿回来了,你就给儿子拿二十文钱,儿子把钱给陆郎中。”陈大山看看自家委屈的媳妇,鼓起勇气对李氏说。

“陆郎中那赤脚郎中说的可信?你们赶紧地去把药退了,别听他胡说,让老大媳妇给你媳妇儿弄个糖心蛋吃了补补就好。”李氏还是坚持,不肯拿钱。

“娘!我,我做工的钱都上交了,你就给我钱吧,梅娘这这一胎肯定是男孩。”陈大山。

“奶奶,求你了,救救我娘吧,我娘真的需要这些药。”陈潇潇有些意外地看陈大山一眼,同样说。

“让你退了就退了,墨迹啥,我欠你的是不是?我养你这么大还养出仇来了!指不定怀得是个丫头,浪费那个钱干啥。”李氏声音拔高了一度。

“娘!”陈大山有些受伤,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李氏。

然而李氏根本不管他,抬脚就往院子里走。

“爹,这怎么办?”陈潇潇问,她真天真,还以为爹过来说,奶奶会动摇一下,哪知道根本一点儿用都没有。

小李氏红着眼,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爹,要不你去煎药,我去跟陆郎中说一声,看看能不能拖几天?”陈潇潇说。

“也只能这样了。”陈大山点点头,他还没从失望中走出来。

陈潇潇叹气,再次往陆郎中家赶去。

等到了陆郎中家,跟陆郎中说明来意,陆郎中沉默了一会儿说,“可以迟些给我是可以,但是你得给我把借条留下,我可以把三个月的药都给你,一共就要一两银子。”

“可是我不识字,借条要怎么写?”陈潇潇为难了,她根本不识字,这借条是个什么写法?

陆郎中摸摸他的山羊须,说,“你只要在上面按个手印就行了,借条我来写。”

陈潇潇眼前一亮,点头,“好啊,陆叔叔,谢谢你,我一定让我爹早点还钱的。”

她没有想太多,上一世她没听说过陆郎中在村子里有过坏的名声,只有说他好的,所以她也没往坏处想。

知人知面不知心,单纯的陈潇潇不知道,上辈子,就是陆郎中给陈玉儿一家介绍,她才会落到神秘人的手里。

一开始陆郎中也不想坑害她,可是他家里出了点事,确实需要钱,这辈子也是,他就一个宝贝儿子,因为犯事进了衙门,这会儿村里人还不知道。

陆郎中拿出笔墨,心里偷笑,面上却一脸严肃,不识字的陈潇潇不知道陆郎中在上面写的欠的银子是七两。

等他写好,让陈潇潇过来按手印,陈潇潇不认识上面的字,只觉得字写的好好看,她由衷夸奖,“陆叔叔,你写的字好好看啊!”

陆郎中点头,示意陈潇潇快点按指印。

陈潇潇没多想,就在陆郎中指的她名字那里按下了指印。

等字迹干了之后,陆郎中连忙将借条收起来,他去药房抓了很多整整够小李氏喝三个月的药,全部拿了出来。

陈潇潇拿了药,再三感谢陆郎中一番,才喜滋滋地回去。

她一到家,抱着一大堆药,自然引人注目,第一个发现她得自然是陈玉儿,她指着陈潇潇,惊讶地说,“你怎么有钱买这么多药的,奶奶~你快出来看!”

呼啦—

听到陈玉儿声音的陈家大房二房人,全部都出来了。

李氏走在最后,见到陈潇潇手上地药,她气得拿着拐杖敲打地面,“我不是让你把药退回去?你怎么又拿了这么多回来,你是想气死我是吧!你哪里来的钱,买这么多药,这么浪费!”

陈大山也出来了,他扯了下陈潇潇,同样疑惑,“二丫,你这些药哪里来的?”

“三弟,你装什么呢,还真看不出来,三弟你存了这么多私房钱,想想我们,一个铜板都上交给娘,不敢怠慢一分。”陈大河幽幽地说,直指陈大山存私房钱。

陈家没分家,只要是赚的钱,都要上交到李氏手里,而陈潇潇拿了这么多药,他认定了是陈大山给她钱的事实。

李氏一听,顿时火冒三丈,“老三,你今天要是没个解释,我跟你没完!”

“娘,我没有!”陈大山原本受伤的心,再次出现裂缝。

“你没有那陈潇潇哪来地钱抓药?”陈玉儿这会儿高兴得要命,心里也是认为陈大山藏钱了。

陈潇潇倒退一大步,觉得这些人这副模样,跟前世质问她是不是偷藏大米的情形是一样的。

她心痛如刀绞,她为什么不把药放空间,瞒着众人偷偷给她娘煎药就好了啊,为什么要拿着这一大堆药过来。

她平复了下心情,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奶奶,这是我和路郎中赊账拿来的,我们没有藏私房钱。”

“陆郎中凭啥赊账给你?”王氏。

“骗人,奶奶你别信她。”陈玉儿。

“编得还挺真。”陈大河。

“到底怎么回事啊,二丫!”陈大山面对家人的怀疑,心里苦涩万分,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急着问陈潇潇。

“我说,这是我赊的药,陆郎中写了借条,我按的手印,以后钱我们是要还的。奶奶要是不信,可以找路郎中问,也可以叫路郎中把借条给您看看。”陈潇潇心里冷笑,说完直接回房间去。

“反了天了,你一个小丫头去找人赊账,把老陈家脸都给丢光了,败家女,不孝啊~”李氏直接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哭起来。

“娘,你别这样。”陈大山去扶她。

李氏啪一下打歪陈大山的手,嘴里嚎着,“你让她把药退了,不退也休想从我手里抠出一个子儿来,你个挨千刀的,又不是怀个金豆,拿那么多药,这是想气死我啊,老天爷啊,怎么不把这个不孝子给我收回去。”

一边是自己身怀有孕的妻子,一边是哭闹的娘亲,陈大山不知该如何是好,抱着头尴尬地蹲在地上。

“三弟,听哥和娘的,去叫你那丫头去把药退了,真的不必喝,你看我婆娘生了三个,一次药没喝,三弟媳怀二丫的时候,不也没喝药?”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