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重生之小侍妾 >

真坏了

第4章 真坏了

张熙春鼻子都要气歪了,她狠狠瞪了小李氏一眼,咬牙道,“走着瞧!”

她丢下五文钱,气急败坏地摔门而出。

刚才拥护她的人也跟着走,场面瞬间清净了,陈寡妇也拿出荷包数出五文钱,放到桌子上。

小李氏连忙拦着,“那个,怎么能让你们给我付钱,我等会喊我家二丫去家里拿钱去,你收回去吧。”

“娘,我这就去找爹。”陈潇潇说。

陈寡妇拦住她,倒是不在意这些,她死鬼男人给她留了不少钱,她不在乎这点,她说“不用了,我既然和她打赌,钱肯定要拿的,她都给了,我不能不给,你别觉得不好意思,其实就算不赌这个,也是别的,你现在被诊出怀孕,也是一件喜事。”

“今天多谢陈三婶,只有你替我娘说话。”陈潇潇真诚地说,她确实很感激她,要不是她今天的维护,奶奶后面不知道,要是再折腾娘,说不定这胎会保不住。

“我这哪是为了你娘,我是为了……”陈寡妇眼睛转了几转,幽幽地叹气,“算了,你不懂,你好好照顾你娘,我走了。”

“不管怎样,都要谢谢你。”陈潇潇说。

这件事其实张寡妇帮了她们不少,如果没有她,陈潇潇找不到正当理由带她娘去看郎中。

她奶奶也不会允许,就怕到时候她们不知道,逼着她娘干重活,或是到时候发生了意外。

陆郎中拿了钱,问:“安胎的药要不要?给我二十文就好,加上刚才那十文,可以给你配三副药,你娘身体不怎么好,安胎药肯定要”

陈潇潇回头,“要的,不过,要等一会儿才能送钱来。”

陆郎中点点头,去抓药。

小李氏还没从怀孕的欣喜中出来,她小心翼翼地摸着自己的肚子。

拿了药,陈潇潇搂着傻笑的小李氏回家,期间她担心地问陈潇潇,“二丫,你说,你奶奶会给我钱吗?”

陈潇潇也不太确定,毕竟前世李氏在小李氏小产后还骂她活该来着。

她扶着小李氏走了不远,就决定,先去田里,她对小李氏说,“娘,咱们先去找爹。”

走去田边,路上在田里干活的人,与陈家田挨着的就有好多个人,他们看到陈潇潇和小李氏,热情地打招呼,“哟,二丫啊,你和你娘来送午饭来了?不对,现在还没到中午嘛。”

陈潇潇淡淡笑了一下,说,“我和我娘来找我爹是因为,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他。”

其中有个国字脸,皮肤黝黑的汉子陈狗蛋,跟陈大山关系不错,他咧着嘴笑,“你们家发财了?”

然后,他转头朝不远处的陈大山嚷嚷,“嘿,大山啊,你家闺女来找你了,你家发财了。”

陈大山正在挖排水沟,闻声转头过来,才看到陈潇潇母女,他惊讶地看着她两,憨憨地问,“你们怎么来了?”

“娘,你快跟爹说。”陈潇潇催促小李氏。

“我、这,他爹,你先上来。”眼看这么多人看着她,小李氏羞得不敢抬头。

“哎。”陈大山走过来,他知道小李氏害羞的性格,他低着头靠近小李氏。

“他爹,我有了,才,两个月。”小李氏声音低得听不见。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陈大山听见了,可是他不敢相信,他感觉自己好像聋了一样。

陈潇潇含笑看着他们,并不插话。

可是有人急了,陈狗蛋好奇心起来了,追问,“大山,你两偷偷说啥悄悄话呢,是不是发财了?”

其他人都支棱着耳朵听,小李氏靠近陈大山,重复了一遍,陈大山突然抱起小李氏,转了一圈。

小李氏吓得脸都白了,陈大山意识到不妥,连忙放下小李氏,小李氏锤了他一下。

他并不在意,更是大声地说,“我媳妇儿,怀孕了,我当爹了。”

陈大山这一喊,喊出了扬眉吐气的感觉,整整十四年,他们又要有一个孩子了,说不定这次就是个儿子。

再也不用听别人碎言碎语了,陈大山傻呵呵地笑着。

“恭喜啊,大山兄弟,真是大喜事,改天一定要一起庆祝一下。”陈狗蛋真心替陈大山高兴。

“好,好,好。”陈大山连连应着,继而小心搂着小李氏,说:“咱们先回家,啊。”

“对,我和我爹先带我娘回去了,叔叔们先忙。”陈潇潇跟他们告别。

众人挥挥手,让他们只管去,陈狗蛋则表示自己会帮陈大山做剩下来的活,让他下午好好陪小李氏去。

等走得远了,陈潇潇才小声跟陈大山说,“爹,我们药钱还没有给陆郎中,娘这一胎要好好喝安胎药,娘的身体太弱了,爹,你跟奶奶说一下,给我们二十文呗。”

“好,爹去说。”陈大山挠挠头,就答应下来了,觉得这不是什么难事。

但陈潇潇却不这么认为,她隐隐有些担心,但愿爹能说通奶奶吧。

他们一家子刚到家门口,李氏怒气冲冲地往外走,看到陈大山三人,质问她们,“你们两个跑哪里去了,衣服丢在河边,我赶到的时候,衣服差点被冲走,你们两个扫把星,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

“天天吃我的喝我的,还偷懒,懒婆娘,大的小的都不是好的,这是想逼死我啊。”

“我老陈家怎么娶了你这么一个玩意儿!”

李氏说得又快又急,噼里啪啦对着小李氏和陈潇潇一顿训。

小李氏慌了,忙说,“娘,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马上去洗。”

陈潇潇抓着她,对李氏说,“奶,我娘怀孕了,我们没有偷懒,刚才是去看郎中了。”

说着,陈潇潇还摇晃着自己手里的药包给李氏看。

李氏两只眼睛紧紧盯着陈潇潇看,“你哪来的钱看大夫?还拿了药,是不是偷偷藏了钱,好啊,现在都会藏私房钱了是吧?”

小李氏听到此话,连忙解释,“不是的,娘,我没有藏钱,药还没给郎中钱,所以娘你能不能,能不能给我二十文钱?”

“二十文?你怀得什么胎,一回来就找我要钱,没有,别人家就从来不喝药,怎么到你就这么金贵了?”李氏把荷包捂好,离小李氏好几布远。

别人怀孕咋就没有喝药了?喝安胎药的大有人在,她这奶奶真是睁眼说瞎话!

陈潇潇,“奶,陆郎中说我娘这一胎很凶险,必须吃药一段时间,不然很难保住胎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