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重生之小侍妾 >

重生了

第1章 重生了

陈潇潇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重生了?

她看着自己消瘦的小手,狠狠咽了下唾沫,闭眼睛默念一声,闪进了空间,哈哈哈,幸好,空间还在。

上一辈子,她因为不会收敛,听信了她堂姐的话,把空间告诉了她,后来整整十年,都被囚禁在黑暗的房间里。

那个神秘人将她得父母都控制住,想逼她交出空间,可是,她根本不知道怎么交出来,后来惨死在那个黑暗的密室里。

陈潇潇趴在地上,欣喜万分,而又恨意满满,两种情绪夹杂其中,使得她浑身颤抖起来,整整持续了小半个时辰才停止。

她站起来,摸了摸空间里储存的东西,满意地笑了,这些东西都是原来没有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里面多了很多大米,不管如何,这也是一件好事。

她闭眼倾听,确定周围没有声音,才从空间里出来。

周围没有任何人过来,有的却是猪圈里猪打呼噜的声音,陈潇潇想起来了,因为没有干够活,她被奶奶李氏罚睡猪圈。

这还是她那个堂姐陈玉儿出的主意,陈玉儿向来看她不顺眼,不对,是看他们三房不顺眼。

她想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重生到她十三岁的那年了,因为没干好活,睡了猪圈,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睡在猪圈里。

陈潇潇自嘲地笑了下,随后看到了猫着腰在猪圈前面的小李氏,她的娘亲。

是了,上辈子也是娘这个时候过来的,在饭桌上偷偷藏了一个馒头,拿过来想让她吃,却被陈玉儿发现,后面李氏发了好一顿脾气。

陈潇潇心口一阵疼,她坐在地上抽了一口凉气,却闻到一股臭味,差点吐出来。

“潇潇,快出来。”小李氏忍不住捏着鼻子,心疼地看着陈潇潇。

“娘,你怎么来了?”陈潇潇飞快地跑出来,往她身后看去,牵着她娘的手往猪圈后面走。

两人到了后面,小李氏才把馒头拿出来,“娘怕你饿肚子,特意给你留了一个馒头,你快吃。”

陈潇潇接过馒头,假装往自己袖口塞,其实是偷偷把馒头扔到空间里了,她不会再像上辈子一样,傻傻地跟自家娘推来推去,最后被陈玉儿发现了。

“你快吃。”小李氏催她。

“娘,你赶紧回去,别被人发现你过来了。”陈潇潇想让她在没让人发现之前走掉,上辈子就是因为她娘过来给她送馒头,被陈玉儿诬陷头东西,后来奶奶拿棍子打了娘一顿,娘小产了。

陈家三房只有陈潇潇一个女儿,生她的时候她娘难产,后来身体一直不好,十四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一直不被李氏所喜,加上儿子一直不肯休妻,李氏更是恨上了小李氏。

不过陈潇潇反应得迟了,陈玉儿的声音已经响起来了,“三婶,你和潇潇在干什么?在偷吃什么?”

小李氏浑身一僵,心虚地说,“没,没偷吃,玉儿你小声一点。”

陈潇潇握着她娘的手,朝她眨眼睛,拍了拍她得手,想让她不那么紧张,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馒头已经被她丢到空间里了,

“我明明听到你让二姐快吃的,你是不是偷了东西。”陈玉儿大声地喊着,“奶奶,奶奶,二姐不听你话,偷吃东西了。”

可恶,陈潇潇跺跺脚,想去捂住陈玉儿的嘴,李氏已经听到声音了,人没到声音就嚷嚷起来了,“谁敢偷吃东西,胆子肥了是吧?”

李氏圆滚滚的身材挤进来,陈家其他人也被吵醒了,纷纷往猪圈过来,陈潇潇的二婶王氏挤在最前面。

陈潇潇的爹陈大山也在其中,小李氏过来送馒头他是知道的,他担忧地上下看了小李氏一眼。

陈潇潇一个一个看过去,果然还是和前世一样,这些人一遇到三房的事情都像打了鸡血似的,等着看笑话。

她忍不住往回缩了缩,两辈子了,她还是对自己这个奶奶害怕。

小李氏弱弱叫了声娘,声音像蚊子般大小。

李氏狠狠瞪了小李氏一眼,“好啊你,你怎么在这?”

陈玉儿看见人都来了,得意地朝陈潇潇吐舌头,大声对李氏说,“奶奶,三婶偷拿馒头给二姐吃。”

陈玉儿的娘王氏,也就是陈潇潇的大伯娘,不等李氏说话,嘁笑一声,“三弟妹平常看着胆小,竟也会偷东西。”

“我、我没有。”小李氏紧张地说。

显然没有人信她,李氏恶狠狠地瞪着小李氏,“她说的可是真的?你这恶婆娘竟然敢偷吃家里的东西给这赔钱货吃。”

“娘,你就饶过她这一回吧。”陈大山拦在母女二人面前,祈求李氏。

陈大山这么一说,仿佛不打自招。

陈潇潇抬头看向她的爹爹,一个老实得不能再老实的汉子了,却也是疼爱妻儿的好男人,上天为什么对他这么不公呢。

“奶奶,我娘没有给我送东西,也没有偷。”陈潇潇站出来坚定地说,消瘦的小脸显得更加苍白。

“我明明有看到三婶塞给你一个馒头的,肯定在袖子里。”陈玉儿第一个摆明不信,站出来要搜她得身。

“让玉儿搜搜吧,反正也少不了一块儿肉,玉儿,也凑近她嘴巴那闻闻,有没有味儿。”王氏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慢条斯理地说。

“是,娘。”陈玉儿搓搓手,走到陈潇潇面前,趾高气扬地看着她,伸手就去翻她得衣袖。

小李氏紧张得手有些抖,她紧张地看着陈潇潇,心里划过一丝绝望。

陈大山只是默默扶着小李氏,这会儿一言不发。

就在众人以为这件事是铁板钉钉之后,陈玉儿大呼,“不可能,我明明看到的,怎么会没有!”

陈玉儿翻了好多遍陈潇潇的衣袖,都没有翻出来,她看了眼镇定的陈潇潇,怒了,“你把馒头藏哪里去了,刚才我明明看到你塞到衣袖里去了,你是不是趁我们没注意,偷偷吃完了。”

说着,陈玉儿又想去掰陈潇潇的嘴。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