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西洲战神 >

不败战神,卑微赘婿

第1章 不败战神,卑微赘婿

一场秋雨,城市的轮廓在烟雾中开始模糊,让人开始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幻。

“入秋了,又是一年。”

楚长风站在窗前,怔怔看着公路上的车来车往,神色有些落寞,就连雨水溅落在他的肩膀上都浑然不觉。

入赘三年了,他以为自己已经释然,只是,在这不经意时刻,往事却如潮来袭,历历在目。

......

“哥哥,好美的烟花啊,要是我们能这样一辈子,那该多好。”

这是小时候,站在屋顶放烟花时,妹妹许下的愿望。

“阿妹,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哥哥回来!”

这是10年前,他决心入伍参军时,临走之前,牵着妹妹的手,对她许下的诺言。

“楚长风,入伍4年,战无不胜,屡建战功,赐号:不败战神!”

这是六年前,他单枪匹马杀入敌营,斩杀敌方首领后,获封的无上荣誉。

那时的他,战功赫赫,意气风发,屹立在世界之巅,自以为举世之内,无人能抗。

可是,讽刺的是,一代绝世战神,却输给了一个卑鄙小人。

“战神,后方传来消息,您的妹妹发生......发生了意外车祸,救......救不回来了。”

那是三年前,他失去了生命中最美的天使,那一晚他流下了人生第一滴泪。

“军令如山,楚长风,你还敢抗命不成?难道,你想这百万大军被你的一意孤行所连累!”

同样三年前,他终于因功高震主,被小人陷于忠义两难全之境!

“退军!”

战鼓熄声,战旗凋零。

他嘶哑着下令,低下了一直高傲的头。

“战神,我们不甘心,长风军没有怕死的孬种,吾等宁愿战死!”

那是百万大军同时跪在他面前,眼含热泪,齐声高呼,泣血的祈求!

长风猎猎,战马怒嚎。

终于,他的眼神重燃嗜血的光芒。

“我楚长风从军十年,杀敌无数,可以受伤流血,甚至可以战败,却决不能接受,不战而败!”

那是他下了撤军命令之后,却毅然转身,孤身一人,直捣敌军黄龙!

黄沙漫天,白衣怒马!

时间定格在那一刻。

......

“不败战神,战死沙场!”

第二天,一则只有八个字的消息,开始传遍整个世界。

举世轰动!

有人哀恸痛哭,有人轻叹惋惜,有人放声狂笑。

这一战后,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陨落,却不知道,身心俱疲的他,黯然重返故乡,成了一个上门女婿。

这一晃,就是三年过去了。

“如果当年,我没有离开......”

雨停了,楚长风抬手擦拭掉了飞溅到脸上的雨滴,城市的轮廓恢复了清晰。

算了,世上没有如果。

楚长风摇摇头,什么时候,自己开始学会了多愁善感。

“咔嚓!”

就在这时,门锁转动,身后传来了开门声,打断了楚长风的思绪。

“我回来了。”

门打开后,身后有些冷冰冰的女人声音传来。

楚长风转过身来,在他眼前,是一名身穿ol职业装的年轻女子,年轻女子随之走入客厅。

“你下班了啊。”

楚长风淡淡说道,收拾好情绪,走到门前,和平常一样,蹲下身子,帮眼前的女子,小心翼翼的脱下黑色高跟鞋。

一双被黑丝包裹的精致玉足,在眼前划过,散发淡淡幽香。

眼前的女人,在江城论美貌,她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可惜的是,楚长风并不是其中之一。

楚长风目光非常的平静,看也没看一眼,就跟个行尸走肉一样,把鞋子拿到鞋架上后,便又一声不响,向厨房走去,只留下一句非常平淡的话。

“我去厨房做饭。”

苏若依眼中没由来得一阵厌恶,如果这是个佣人,绝对敬业,可这是她的老公,除了家务什么也不会的废物,这就让她非常崩溃了。

如果让别人知道她堂堂苏家千金苏若依的老公,只是个不务正业,每天在家里打扫卫生做做饭,不知道会迎来多少人嘲笑。

事实上,嘲笑已经不少了,邻近的亲戚同事,没有一个不在背地里嘲笑的,都在看她苏若依的笑话。

其实,苏若依不是一个拜金的女人,因为她本身就是豪门总裁,只是谁都不想自己相伴一辈子的对象是个窝囊废。

“真不知道,爷爷当年为何执意让这种人与我结婚。”

苏若依眉头微皱,心情莫名有些烦躁,她换上拖鞋走入客厅,疲惫的打开电视,准备休息一下。

电视上插播的画面,是一个身穿军服的中年男子,正在接受主持人采访。

“请问宗将,您这次获得功勋奖章,又被命为西洲战神,作何感想?能不能为我们稍微说下,当年打败图尼帝国的过程?”

“身为战士,为国建功,在所不辞,三年前之所以能打败图尼帝国,也是上头领导有方,虽然楚长风一意孤行,所幸大军撤退,才有后来我领兵致胜,让图尼帝国投降认输,不过楚长风也是想为国捐躯,最后才会牺牲,我非常尊敬他。”

电视里的宗守义,侃侃而谈,独揽功绩的同时,不忘诋毁楚长风,假仁假义。

“心情不好,连个电视都和我作对。”

看到这,苏若依心情愈发烦闷,目光不耐烦的朝楚长风看去,忍不住训斥道。

“做饭,就知道做饭,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你看人家宗守义,这么年轻就做战神了,战功显赫,英姿勃发,我不求你事业有成,但最起码也能和人家嘴里的楚长风比比,虽然为人鲁莽,但最起码还像个男人,为国捐躯,你也叫楚长风,咋就和人家差距这么大呢?”

宗守义?楚长风听到这个名字,停了手上动作,眼睛冰冷的盯着电视上的画面。

身披军服挂满勋章的宗守义,正神采飞扬的接受采访,他保养的很好,似乎比三年前还年轻了,正气凛然。

他带着兄弟们铺下的胜利之路,最后让宗守义走到了尽头,何其讽刺。

三年前的事,楚长风记忆犹新,当初自己率军就要踏破敌城,但是,却被宗守义给拦住了。

那时的楚长风,怒火烧心,愤然质问,“我军胜利在望,不出半天便可踏平敌城,你宗守义,拦我?”

但是,面对他的质问,宗守义却是不为所动,“拦你的不是我,是上面,你楚长风已经拒接十二道泰山令,若再拒接第十三道泰山令,后果你承受不起,不只是你,就连你身后所有兄弟,所有随军家属,都会受到牵连!”

此言一出,犹如泰山一般,重重压在楚长风身上。

若自身安危他可以不理会,但兄弟们的安危他却不能不顾,这直接把他逼到了绝路,只能孤身一人闯敌营。

时过境迁,如今他成为了一个卑微的上门女婿,但宗守义这个卑鄙小人,却成为了人民英雄。

何其讽刺。

而这时候,苏若依看着脸色变幻的楚长风,也是继续说道,“你好好看清楚,看你和人家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她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还有没有一点骨气,但凡有点骨气,被自己这么一说,也该反驳几句了。

楚长风拳头握紧,一股冷厉杀气在他身上盘旋,胸膛有股怒气似乎要爆发。

但是,最后还是消散了。

三年了,往事如烟,只要兄弟们都安稳,他可以埋葬过去,平凡度过一生。

兄弟们都散了,妹妹都死了,争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楚长风没有说话,自己捣鼓着手里的饭菜。

“你没救了!”看到楚长风毫无感触,苏若依恨铁不成钢的低语一声,这个名义上的老公,果真没有一点骨气,她彻底放弃了。

“明天,中秋家宴,在金悦酒店举行,十点准时出门,收拾干净点,不要丢我人。”

苏若依语气冷淡的命令道,如果说她之前对楚长风是恨铁不成钢的话,那现在就是心灰意冷了。

而对楚长风失去最后一点希望的她,也彻底把楚长风当做下人了。

这是她和楚长风结婚后,第一次举行家宴,到时候必然少不了一番针锋相对,所以她必须提前提醒楚长风。

“明白了。”楚长风点头,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默然炒菜。

很快。两人在沉默中吃完了饭。

夜幕深沉,苏若依早已回到自己的三楼卧室休息。

楚长风洗完苏若依的贴身衣服后,独自一人来到阳台边,看着寂静的庄园,他点燃了一根香烟,逐渐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三年前,他征战南北,一为国家,二为妹妹,但最后,功绩属于宗守义,妹妹车祸身亡。

人生两大信仰坍塌,楚长风早已埋葬过去,打算就这样普通平凡的过一辈子。

三年饮冰,热血已凉。

“也许,未尝不好。”

楚长风轻声呢喃,最后一丝火星被黑暗吞噬,他掐断了烟头,转身回房。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