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重生北荒天帝 >

凑个整吧

第4章 凑个整吧

“啪!”

“啪!”

连续两声重重抽打耳光的声音响起,牛哥转着圈的倒退几步,等他停下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在他的两侧面颊上,各自出现了五个通红的手指印。

牛哥被打懵了!

全场一片寂静!

足足半分钟之后,牛哥才清醒过来,怒不可遏的骂道:“你特么竟敢打老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找死?”

自从攀上背后的那位大人物以来,牛哥还从未如此丢脸过,只有他打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打他了?

风无衣风轻云淡的说道:“十万,印在你脸上了。”

十万?

印在脸上?

原来他说的十万,是这么个意思?

这一下,连谢安诗都有些担心了。按照莉莉的说法,牛哥能一拳打断一颗大腿粗细的树,说不定,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灵者啊!是古武世家的人啊!

身为谢家大小姐,谢安诗的见识,自然不是莉莉可比的。

莉莉只知道牛哥厉害,却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厉害。但谢安诗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一种人,他们拥有远超常人的能力,这一类人被尊称为“灵者”。许多的大家族,之所以能长久不衰,就是因为有灵者坐镇,震慑四方。

而灵者,大多来自隐世的古武世家!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便是以谢家的势力,恐怕都得罪不起啊。

“小子,你死定了!”

牛哥恶狠狠的说着,同时举起了双拳,猛地在空中一握。

随着牛哥的动作,一股骇人的气息,自他的身上散发出来,逼得谢安诗接连退出了三步才稳定了下来。

果然是灵者!谢安诗震惊的看向牛哥。

紧接着,牛哥举在空中的那双大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更加宽阔了,甚至隐隐散发着金属般的光泽。

一拳横向砸出,路边的一根路灯,瞬间被砸断,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

“老大威武!”

“干趴那小子!”

......

牛哥带来的众多小弟们,见到这一幕,立刻不遗余力的叫起好来,狗腿子气势十足。

另一边,莉莉已经吓尿了,瘫坐在了地上,裙摆下面湿了一大片。

她知道牛哥厉害,但没想到牛哥是这么的厉害!

被这个穷小子害死了!莉莉怨毒的咒骂着风无衣。

“小子,沙钵大的拳头见过没?老子看你还嚣张不嚣张!”牛哥不怀好意的向风无衣走去。

“二十万,请牛哥收手!”谢安诗的声音响起,牛哥却充耳不闻。倒是风无衣多看了谢安诗一眼。

我牛哥的面子,岂是区区二十万便能买下的?不砸死这小子,难消我牛哥心头之恨!

一拳隔空挥出,笔直的砸向风无衣的面颊。

谢安诗不敢再看了,紧紧地闭上了双眼。

“嗷——”

惨叫声响起,是牛哥的。

谢安诗闻听不对,连忙睁开眼一看,发现风无衣还是淡定的站在原地,牛哥却步了黄毛的后尘,倒在了十几步开外,与黄毛并列趴在了地上。

他怎么做到的?

谢安诗惊呆了,莉莉惊呆了,牛哥带来的小弟们惊呆了!

嗒嗒嗒——

脚步声响起,风无衣走到牛哥的身前,像拎死狗一样,把牛哥又拖回到了路灯下,随手扔在了地上。

一只脚踩在牛哥的光头上,风无衣冰冷的声音响起:“就这点本事,也想当老大?”

牛哥好不容易才缓上一口气来,强忍胸口的疼痛,求饶道:“误会,误会,都是误会,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您老人家了,请您大人有大量,就当小的是个屁,给放了吧?”

跌落一地眼镜!

堂堂牛哥,罩着整条街,是何等的风光?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莉莉不敢置信的看着风无衣,说什么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不远处的谢安诗看到这一切,绝美的娇颜上露出一丝轻松的微笑,暗暗松了一口气。

“放了?”风无衣的声音再次响起:“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吧?”

显然,风无衣并不打算放过牛哥。

人不狠,站不稳。既然敢得罪他风无衣,那就要受到应有的惩罚!

牛哥一听,转着眼珠说道:“我牛哥身后可是有人的,撕破了脸,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卖我个面子,如何?”

他本来不想把背后之人搬出来的,可是听到风无衣语气不善,牛哥索性就硬气了起来,他相信只要自己背后的人出面,绝对能单手吊打风无衣。

“背后有人?面子?好啊,好的很。”

风无衣把踩在牛哥头顶上的脚拿开了。牛哥刚要站起来,却见风无衣悬空的那支脚掌,再次落下,狠狠地踩踏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噗!

一声气球破裂的声音,在牛哥的身上响起,他的气海,被风无衣一脚踩爆了!气海是灵者力量的源泉,气海被破,那也就等于是被废了。

“啊——”杀猪般的嚎叫响起,牛哥捂着小腹在地上痛苦的打着滚,气海被破的痛苦,让他痛不欲生。

足足五分钟,牛哥的哀嚎就没停止过,就是旁人看了,都忍不住会替他感到一阵疼痛。

比身体上的痛苦更难以忍受的,是心灵上的重创!

牛哥本以为依靠着背后的大人物,他日后也能成为真正的灵者呢,哪里想得到,他不过是刚刚摸到了灵者的门槛,刚刚有了成为灵者的希望,还没来得及向门槛之后的世界看上一眼呢,那扇大门便被轰塌了!

街角处,莉莉偷偷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悄悄的退向街边,转身跑进了黑暗之中,连谢安诗都没管。眼前的一幕,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很害怕,怕牛哥报复。牛哥的势力不小,莉莉不认为是风无衣可以轻易摆平的。

风无衣眼角一动,看到了莉莉狼狈的身影,却没有喝止。对他而言,她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路人而已,跑掉也就跑掉了。

啪!

手掌落下,风无衣终于失去了耐性,一巴掌把牛哥的哀嚎声打断了,一起被打断的,还有牛哥的五、六颗大黄牙。

“求......求求你......放过我,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什么都可以......”牛哥用漏风的口齿,向风无衣摇尾乞怜。

谢安诗此时走了过来,对风无衣轻声说道:“这位......先生,他已经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了,就饶了他这一次吧。”

话到嘴边,谢安诗最后用了一个敬称来称呼风无衣。

善良的她,不忍心看着牛哥这副凄惨的模样,哪怕牛哥此前曾为难过她。

善良之人,从不会以怨报德,而是以德报怨。

如果是别人开口,风无衣断然不会答应。但现在是谢安诗求情,风无衣便不好再说什么了。

对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谢安诗,风无衣心中是存有一分好感的,至少,他看到了她的善良。

见风无衣有所动摇,地上爬着的牛哥连忙说道:“我愿意出十万,买我这条狗命,求你饶了我......饶了我。”

风无衣决定看在谢安诗的面子上,不再计较这件事了。

“凑个整,二十万!”

风无衣话一出口,即便是在如此肃杀的环境下,谢安诗仍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先前牛哥向风无衣要十万的医药费,转眼之间,风无衣就在这个基础上翻了一番?还凑个整?有这样的算法?

谢安诗很是怀疑,风无衣的数学,绝对是体育老师教的。

“二......二十万?我,我......这可不是小数目......”牛哥苦逼的说着,可是当他接触到风无衣凌厉的眼神时,立刻就改了口:“好好好,就二十万,就二十万!小的这就凑钱。”

二十万不是个小数目,以牛哥的能力,也无法在轻易之间就凑出这笔钱来。偏偏他背后的那位,目前并不在秦城,牛哥无奈之下,只好开始四处打电话借钱。

半个小时后。

叮——

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响起,风无衣低头一看,二十万已经到账了。

“滚吧。”

牛哥如蒙大赦,在一帮小弟的搀扶下,连爬带滚的离开了。

一只玉手,毫无征兆的伸到了风无衣的面前,谢安诗面带微笑的道:“谢谢,我叫谢安诗,很高兴认识你。”

“嗯。”风无衣淡淡的回了一声,掉头就走,他并不打算和谢安诗发生太多的交集。毕竟,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身后,谢安诗并没有放弃,温柔的呼唤声传来:“你总该告诉人家,你的名字吧?”

“风-无-衣。”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落下,风无衣的身影在街角一转,消失在了谢安诗的视线中。

“风无衣......”谢安诗没有收回目光,俏脸上带着几分娇羞的笑意,把风无衣这个名字,烙印进了自己的心里。

生平第一次,一个异性同龄人的名字,叩响了谢安诗的心门。

来到明天高考的地点附近,风无衣找了一个中等档次的宾馆住了下来。

他现在也算是有点钱了,完全可以选择高级一些的地方,之所以选择在这里,是因为他感受到这间宾馆附近的灵气比其他的地方要浓郁一些。

进入房间,盘膝坐在床上,感受着附近的天地灵力,开始了他的重修之路。

拳头硬,才是生存之道。这个道理,一万年前风无衣便已经牢记在心了。想要主宰一切,掌控自己的命运,就要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别无他法!

遵循着天地大道,呼吸......吐纳......凝聚灵源之力......

风无衣按照师尊秘传给他的八荒浑天鉴,修炼了起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