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 > 重生北荒天帝 >

首富的怪病

第2章 首富的怪病

上一世,风无衣对待高考的态度,是冷漠的。

但是这一次,他决定把自己重修之路的起点,放到高考上。

原因无他,风无衣不想让自己的父母再经历上一世的惨痛,最终因为自己的原因,活活被人坑害。

眼下父母最期望的,就是自己的儿子能考出一个好成绩。

风无衣一定会满足他们的这个愿望。

说起来,风无衣这上万年来,时常想起父母。每当他想到,父母被仇人坑害的时候,他都无法压抑内中杀戮的冲动。

久而久之,一丝心魔便应运而生,横亘在了风无衣证道的大路上,让他始终无法迈出最后一步,打破瓶颈踏入至高无上的境界,最终才会被同门师兄所迫,自爆了元神。

归根结底,境界不稳,才是风无衣最大的隐患。

这一世归来,他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他必须脚踏实地的重新走一遍修仙之路,他要走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仙武双修!他要把自己的仙体和神通,同时锤炼到至高的境界,把每个小境界都巩固到极致。

想要如此,就必须要斩断心魔,而想要斩断心魔......

风无衣的眼神,渐渐地冰冷下来。

前一世,那些曾迫害过我,迫害过我父母的人们,你们等着看吧。

如今的我,可不再是前世任人欺凌而无力反抗的一届凡人了,这一世,我要让你们知道,北荒天帝的名号,是如何得来的!

犯我父母,害我亲友者,必诛之!

北荒天帝的亲人,岂是尔等一界凡俗蝼蚁可以伤害的?

风无衣缓缓起身,走下病床,向病房外走去。

在楼道中,风无衣再次看到了秦城首富谢震霆的身影。

他正在打着电话,只听他对着电话那头急吼吼的说道:“现在学生们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能袖手旁观?这件事因我而起,不论如何,哪怕我什么也做不了,我也不会离开!至于你说的那个项目,我暂时真的抽不出时间来见他,代我向褚家说一声抱歉。”

“啪!”

谢震霆挂断了电话。

风无衣看到,谢震霆的脸上挂满了寒霜,显然很是不满。

“金钱有价,人命无价。错过就错过了,没了褚家的这个项目,谢氏集团还能垮掉不成!”谢震霆没注意风无衣走出了病房,自顾自的说着。

褚家?

能和秦城首富谈生意的,可见实力不俗。风无衣几乎立刻便能断定,这个褚家,便是前一世逼迫的他家破人亡的那个褚家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见面了吗?褚家,呵呵,还真的很期待呢!

“唔——”

不远处的谢震霆,忽然发出一声异样的声音,双手捂着胸口,慢慢的蹲了下去,脸上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

风无衣远远地扫了一眼,谢震霆的蛊毒发作了!

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秦城对秦城首富下蛊?联想到之前谢震霆接的那个电话,风无衣大概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显然,褚家暗中给谢震霆下蛊,就是想要控制他。刚刚谢震霆回绝了与褚家的约谈,想必是褚家在得到消息后很不满意,催动蛊毒进行反噬了。

略微犹豫了一下,风无衣还是走了过去,看着蹲在地上的谢震霆,淡淡的问道:“不舒服?”

谢震霆抬头一看,见是风无衣,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扶着墙站了起来,颤抖的说道:“没事,最近老是心口疼,忍一忍就好了。这位同学,高考在即,你还是抓紧时间复习功课吧。这次事故的补偿,稍后我会让人统一补偿给你们的。”

百蛊攻心之苦,绝非一般人能忍受的,谢震霆简单的几句话说完,额头上便多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疼的。

在如此痛苦的境地中,还惦记着出事故的学生们,这谢震霆,可见真的是个好人。在当下浑浊不堪的商场上,他丝毫没有商人特有的铜臭味,的确算得上是一股少见的清流了。

单凭这一点,风无衣便决定化解他的困境。

“谢谢,那就再见了。”说着,风无衣看似随意的伸出了右手。

出于礼貌,谢震霆用左手捂着心口,用右手和风无衣伸出的手掌轻轻握了一下。

下一刻,谢震霆忽然感到一股温和的热流,从风无衣的手中传来,透过他的手掌,传递到了自己的心口处。

紧接着,那股钻心的疼痛,消失了!

放开手,风无衣若无其事的就准备离开。刚刚,他用自己体内的元力,输入谢震霆的体内,为他拔除了潜伏在他身体中的蛊毒。

上天终归是垂怜善良人的。谢震霆恰好碰到了风无衣,并且无意间得到了风无衣的认可。否则的话,他就只能是等死了。

看着风无衣转身离去的背影,谢震霆忽然开口道:“大恩不言谢。不知道能否留个联系方式?”

作为秦城首富,他也不傻,很快便已经猜到,定是这神秘少年,暗中帮了自己一把。

风无衣没有回头,自顾自向前走去,口中淡淡地说道:“有缘自会相见。”

救了谢震霆,不过是适逢其会,顺手而已,并且风无衣不愿看到褚家的人得逞。至于留下电话号码什么的,那就算了。

他堂堂北荒天帝风无衣,岂是随意可以攀附的?

直到风无衣的背影消失在了楼道口,谢震霆才收回了目光,脸上露出一丝大有深意的笑容:“这个小子,可不简单啊。他叫什么来着?风无衣是吧......与子同袍,岂曰无衣,好名字!他......会不会是那些传说中古武世家中的人呢?”

谢震霆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不同于普通人的特殊人群,他们有着各种各样强大的能力,是科学所无法解释的。

通过刚才的事,谢震霆很是怀疑,风无衣可能便是来自于那群特殊的人群。

不然,为什么全车的学生都受了伤甚至送了命,唯独风无衣安然无恙呢?

不然,为什么风无衣可以在仅仅一个握手的时间,就消解了他的痛楚呢?

走出医院,天色已临近黄昏了。

风无衣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觉口袋里有一个钱包。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他的身份证、准考证等相关证件,还有两千元钱。

他记得很清楚,上一世在高考的时候,他那位严厉的父亲,难得的大方了一次,直接给了他两千块钱,让他带在身上的,并且还笑着对他说了一句:穷家富路。

已经多久,没有见过父亲的笑脸了?一万年之久!

咕噜噜——

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把刚要陷入回忆的风无衣,残酷的拉回到了现实。

五脏庙造反了!

也是,从早上坐车到现在,他已经一整天没吃饭了,不饿才怪了。

实力不复往昔的他,已失去了辟谷的能力。

去吃饭!

顺带买个新手机!

风无衣很快做出了决定。

他原来的那个手机,很不幸的葬身在了之前的车祸中,尸骨无存了。

买了手机,补上了之前的电话卡,给家里报了一个平安,让父母放心。

之后到附近的快餐店大吃了一顿之后,风无衣无奈的发现,手里的两千块钱,只剩下可怜的一百多块了。

沿着秦城笔直的大道,风无衣在一片霓虹灯中,漫步向前,显得与这灯红酒绿的都市,有些格格不入。

他的目光在街边金碧辉煌的高级宾馆上扫过,脚步并未没停下来。在这个看钱说话的世界,没钱,就不要去大宾馆自讨无趣了。而且风无衣对居住条件并不看重,方寸之地,足够容身即可。

走着走着,霓虹灯下的一阵吵闹声,引起了风无衣的注意。

“喂,你们好大的胆子!”一个与风无衣年龄相仿的妙龄少女,冷着脸对身前的几个青年男子呵斥道:“知道我们是谁吗?竟敢偷我们的包?你们知不知道,我身边的这位,可是谢家的大小姐!”

少女所指的,是站在她身边的另一个少女——谢安诗。

谢安诗身着一袭白色长裙,玲珑有致的身材,仿似天使降临,年纪与先前说话的闺蜜差不多。

“莉莉——”谢安诗略带嗔怪的阻止了闺蜜莉莉,似是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家族背景,对闺蜜以势压人的做法有些不满。

她们对面的那几个青年男子,都留着杀马特的发型,染得五颜六色的,显然是游走在黑暗中的不良青年。

其中一个黄毛,看了谢安诗一眼,强硬的说道:“谢家大小姐?骗鬼吧!你要是谢家大小姐,我就是秦城首富了!至于你们说的钱包,什么钱包?哪里的钱包?不好意思,没看到!”

另外几个不良青年,立刻“嗤嗤”的发出阵阵嘲笑。

谢安诗和莉莉没有注意到,黄毛在和他们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几个人,暗中把钱包里的钱掏了出来,塞进了自己的兜里,然后把装着身份证的钱包,悄悄丢尽了垃圾桶中。

这一幕,自然瞒不过风无衣的眼睛。霓虹灯下的昏暗,对于他来说,纤毫毕现,与白天并无区别。

风无衣本不想多管闲事,可他在无意中的一瞥,还是让他改变了主意。

即将被丢入垃圾桶的钱包中,露出了一张身份证,风无衣清楚的看到,在属于谢安诗的身份证,上面清楚的写着她的生日,6月6日。

与风无衣恰好是同一天。

同年,同月,同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