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六年后她带三个奶团炸翻全球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昏暗的房间内,影影绰绰地可以看见零散掉落一地的衣服......

翌日清晨,康华酒店房门被悄悄拉开,一道女子身影轻巧地钻了出来。

坐上出租车,安颜才终于大松了一口气。

为了不让他们计谋得逞,昨晚她做了这二十年最大胆的一件事,她居然真的去睡了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

还是被人下了药的!

不过,这男人也不怎么样嘛!

安颜撇了撇嘴,想着接下来要应对的事。

安家别墅。

“大小姐回来了。”佣人给她开了门,态度不冷不热。

安颜点了点头,赶紧往里面走,刚走到大厅门口,就听到客厅传来熟悉的声音。

“一夜未归,像什么样子。”安邦国生气道。

叶翠婉欣赏着新做的红色指甲,不在意道:“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能丢了不成。”

安邦国不赞同看向妻子:“傅老叫我下月初就让安颜过门,你也别闲着,该准备的赶紧点。”

“怎么这么快?说好的五千万资金到账了?”叶翠婉吃惊问。

“傅老下个月六十大寿,刚生了一场大病,要早点过门去冲喜,只要这事办妥了,钱月底就打进来。”

“那就好,没了这五千万,公司可要垮了啊......”

安颜听着屋内两人的对话,再也忍不住。

“嘭!”

大门猛地被推开,狠狠撞在墙上。

大厅内二人均是一惊,齐刷刷看过来。

安颜看着眼前二张跟自己相似的面容,心里却只觉得一阵悲凉。

这是她至亲至爱的家人,却也是亲手狠狠将她推进火坑的人!

“小颜?什么时候回来的?”叶翠婉率先反应过来,站起了身,笑着道。

“爸,妈。”安颜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要让你们失望,那什么傅老不可能娶我了。”

“为什么?”俩人异口同声问。

安颜慢慢走近,好整以暇看着俩人说:“傅老不是想娶少女吗?我第一次......昨晚没了,他要还想要娶,我就嫁。”

这个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将安邦国夫妻惊得浑身一震!

“你竟敢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看我不打死你!”

“好,你打,打死我最好!”安颜看着眼前脸色铁青的父亲,眼底一片冰冷。

见她还敢犟嘴,安邦国气的两眼发红,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安颜右脸瞬间一片红肿。

“还要打吗?”安颜动都没动,似是感觉不到痛,只眼神紧紧盯着安邦国问。

“你......反了天了,我还治不了你了,给我拿家法!”安邦国吼道。

叶翠婉也惊住了。

安家行刑家法的刑具是一根长一米的马鞭,以前从来没动过,就是做摆设用的,没想到这回安邦国气得失去了理智,居然对自己女儿用上。

虽然叶翠婉不喜欢安颜,可毕竟公司还要靠那五千万来周转。

“邦国,你消消气,小颜从小在妈身边长大,现在刚从乡下回来,很多东西还不懂,等我......”

“不。”安颜看向叶翠婉,一字一句说:“奶奶比你们好一千一万倍,她不会扔下我一个人,对我不管不顾,更不会把我卖给一个六十岁的老头!”

“你!”安邦国一阵心虚,心虚过后是漫天的羞愤和怒意。

这辈子从来没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更没想到自己女儿敢忤逆他!

“拿家法!”安邦国气得浑身发抖,吼声震天。

没人敢阻止他。

佣人很快拿来了马鞭,安邦国狠狠地甩了一下,怒声问:“你知不知错?以后还敢不敢顶撞?”

“我没错。”安颜从始至终表现得很安静。

她忍住了眼泪,忍住了哭泣,可忍不住害怕,她知道等会每一下打在身上都会钻心刺骨地痛。

她也知道,再激怒安邦国,她可能会被活活打死。

可她再也忍不了了,她活着这二十年,安邦国对她不闻不问,若不是奶奶,她也活不到今天。

安邦国接她回家,却为了公司,要将她卖给一个老头冲喜。

她今天被安邦国打死,也就算了,就当还了安邦国的生育之恩。

反正奶奶已不在人世,在这世上,她了无牵挂,死了也好。

安颜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孽障东西!”安邦国甩起了马鞭,恶狠狠朝安颜身上打下去。

一下、二下、三下......

血慢慢渗透衣衫,一丝丝从身体流下来。

佣人不敢多看,全都背过身去。

叶翠婉吓得手脚冰凉,全身发抖,不敢上前半步,更不用说劝阻。

安颜蜷缩在地上,身上每一处都痛,肉里的骨头好似寸寸断裂,她可能爬不起来了。

“奶......奶......”

最后的意识,安颜好像看到了奶奶慈祥的面容,奶奶朝她咧开没牙的嘴笑了一下。

奶奶,颜颜来找您了,等等我。

安邦国打累了,停下了手。

“邦、邦国,别打了,小颜晕死过去了......”叶翠婉战战兢兢地上前看了一下,要是她死在了家里,她女儿以后还怎么嫁到豪门。

“联系老包,送出国去,以后都不准回来。对外就说重病去了,这样对傅老也有个交代。”

安邦国吩咐完,直接走了。

叶翠婉忙着处理善后。

半小时后,一辆黑-色轿车载着血肉模糊的人走了。

叶翠婉站在原地,心里有些不定。

如果安颜这丫头死了倒也好,万一活下来,她的性子,以后只怕后患无穷。

“妈,姐姐怎么了?”安琪不知何时来到叶翠婉身边,挽住了母亲的手。

叶翠婉一看是小女儿,脸上露出笑容:“没事,你姐姐生了重病,爸爸将她送走了。”

“走了?去哪里?”安琪好奇问。

“国外。”但愿以后都不会回来了,叶翠婉心里说。

“外面风大,我们进去吧。”叶翠婉一脸慈爱轻拍女儿手背。

俩人转身走了几步,身后一辆迈巴-赫悄然滑至。

司机急步走下来,躬身打开车门。

一双笔直的逆天长腿落地,男人俊美若神祗的脸显露出来,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轻落于前。

“安小姐!”

宛若低音炮一般磁性的嗓音响起,安琪突兀止步,慢慢转过身体。

战墨辰!

帝都最尊贵不凡的男人,背靠百年世家大族,掌握着数不胜数的财富,家族企业版图扩展到全球。

这个男人从出生起就注定是最耀眼的存在,可他怎么出现在她家?

战墨辰凛冽寒眸轻淡扫她一眼:“昨晚在康华酒店跟我在一起的女人,是你?”

安琪脸色微变。

昨晚她尾随安颜到了酒吧,见她喝醉了,便命人将安颜扶进了事先开好的酒店套房。

杨总早在套房里候着,那个老男人一直垂涎安颜美色,没可能放过到手的肥羊!

可最后怎么是战墨辰?

难道安颜昨晚夜不归宿在一起的男人,就是战墨辰?!

贱-人还真是走运!

不过,最终还是白-白便宜了她!

战爷这般神祗一样的男人,谁不想做他的女人呢。

安琪迅速抬起头,温柔一笑:“是,我是安琪。”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