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重生千禧之姐就是女王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一口鸡腿梗住齐明朗喉咙,差点没把他噎死。他瞪大双眼,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离婚?我没听错吧?你要和我离婚?”齐明朗笑的前仰后翻,油腻的让人作呕。

简随心没有因为齐明朗的嘲笑有丝毫的犹豫,只是冷漠的看着齐明朗说道:“房子是单位的公房,家里也没有存款,不存在财产分割,两个孩子归我,现在民政局下班了,明天一早去吧。”

齐明朗停住了大笑,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简随心,旋即爆发出更加夸张的笑声。

“就凭你?一个靠老子养的家庭妇女自己养活两个孩子?神经病!赶紧给老子做饭去!我告诉你,半个小时饭没好,老子请你吃笋子炒肉!”

齐明朗不耐烦的挥挥手,并没有将简随心的话当真。见简随心一动不动,他的心中腾的升起一股火来,巴掌瞬间扬了起来。

“女马的!给脸不要脸!”

巴掌重重落下却没有听到响声,齐明朗顺着看去,只见自己的巴掌被简随心当空拦住,执拗的别在了半空。

“从现在起,你别想动我和我的孩子一个指头!否则,我弄死你!”简随心狠狠甩开齐明朗的手,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冰冷的说道。

齐明朗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简随心。

她,向来逆来顺受的简随心,竟然敢反抗了!

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齐明朗抬头看她,这个女人头脑简单,性格又特别软弱,根本不敢惹怒他。因为每次他发脾气,都会打两个孩子。

孩子永远是一个妈妈的软肋。

想到这儿,齐明朗又笑出了声,掏出钱包扔在了桌上。

“不错!新鲜花样!想要钱了是吧?拿去,别他女马的说老子虐待你们!”齐明朗道。

简随心看了看他,不屑的冷哼一声径直从茶几旁走过,将他当成空气。

看着她的动作,齐明朗震怒跳起,一把扼住简随心的脖子,给脸不要脸。

简随心用尽全力挣扎着,奈何男女力量悬殊根本挣脱不了。

“砰”的一声,小俊如同一只小豹子一般从卧室射了出来,一拳打在了齐明朗的命根子,齐明朗嗷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裆部痛苦不堪。

“你再打我妈一个试试,我跟你拼了!”小俊涨红着脸,双手握成了拳头,小麦也跟着冲了上去,两人并排挡在简随心面前用小小的身子保护着她。

齐明朗挣扎着站了起来,发狠道:“小兔崽子,敢跟你老子动手,我今天非打死你!”

一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齐明朗捂着红肿的脸颊怒目睁圆看着简随心,完全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简随心竟然打了他!

“我说过,你要是再敢动我孩子一个指头,我就弄死你!不信你就试试看!”简随心将锋利的水果刀用力插进茶几,用嗜血的目光瞪着齐明朗。莫名的,齐明朗顿感自己的气势弱了下去,跌坐在沙发上。

简随心本想给孩子们简单做点吃的先填饱肚子,没想到将厨房翻了个底朝天却一点余粮都没有了。

小俊可怜巴巴的看着简随心开口道:“妈,家里没有吃的了,最后一点面条我刚才给煮了。”

要不是重生,简随心都忘记了她竟然还过过这么一段食不果腹的日子,她决定立刻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她先是让小俊带着小麦回了卧室,自己则全程无视齐明朗的存在,手脚麻利的收拾起母子三人的日常用品。

三人的东西并不多,一个行李箱就装下了三人的全部衣物。

收拾妥当,简随心抱着孩子,拖着行李箱从卧室走了出来,将一封手写的离婚协议摆在了茶几上。

“你看看吧,没问题签好字我们就去民政局办手续。”

简随心冰冷道,欲转身开门,齐明朗嚣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和小麦走可以,小俊得留下。”

“小丫头片子我不稀罕,可小俊是我齐家的血脉,你不能带走。”齐明朗无赖说道,一把将小俊拽到自己跟前,丝毫不顾及有没有弄疼孩子。

“齐明朗!你别耍无赖!你摸着良心说孩子生下来长这么大,你有管过他一天么?有给他做过一顿饭么?”

简随心强压怒火道。

“那你管不着!小俊姓齐,是我齐明朗的命根子,就是离婚也得跟我才行!”

齐明朗见戳中了简随心的痛点,更加嚣张起来,一边紧紧攥住小俊瘦弱的胳膊,一边抖起了二郎腿,小俊越挣扎,他拽的越紧,愣是给孩子疼出一脑门的汗。

简随心看着心疼,忙道:“小俊长大了,愿意跟谁孩子自己说了算!”

岂料齐明朗冷笑一声道:“我听兄弟说,孩子的抚养权判给谁,孩子的意愿只是参考意见,主要是看夫妻双方的经济能力。你,一个家庭主妇,一分钱都赚不来的货,就算到了法官面前,估计两个孩子都得给我,你一个都捞不着!不信?你试试!”

“你!”看着眼前令人作呕的齐明朗,简随心在心里骂了自己一万遍,真的是年轻眼瞎,竟然爱上了这么个犊子,自作孽不可活啊!

“齐明朗!你别给脸不要脸!”简随心咬牙道。

齐明朗却还当她是那个任自己蹂躏的软柿子,以为简随心拿他没办法,得意忘形的啃起了鸡翅。

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小俊狠狠咬了他手臂一口,趁着他松手向简随心跑去。

到底是年纪小腿短,没跑两步就被齐明朗揪着领子拎了起来。

“小兔崽子!老子今天非要了你的命不可!”

齐明朗恼羞成怒,抓起水果刀就向小俊刺去,简随心见状立刻扑了过去,将小俊护在怀中。

面前的刀闪着寒光,简随心本可以避过,她眼中略过一丝犹疑,咬了咬嘴唇,不躲不避,将手臂迎了上去。

刹那间,殷红的鲜血流出,锋利的刀子插进了简随心的左臂。

“妈!”小俊一把扑开简随心,小麦也跟在后面,简随心用完好的右臂摸了摸两个孩子头,强笑道:“妈没事,放心!”

“说吧,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把小俊的抚养权给我?”简随心心中已有章法,她皱紧眉头将水果刀拔了下来,又用纸巾简单裹住伤口,冷静问道。

“想要抚养权?行啊!把这么多年老子的青春费,精神损失费还有生活费,都给我!给了我就离婚!”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句话估计是齐明朗的人生格言,他完全是将不要脸进行到底。

看着齐明朗小丑般的嘴脸,简随心一点不觉得生气了,反而觉得可笑。生气,这种情绪是人与人之间的,没有一个人会对畜生和禽兽生气。一条狗咬了人,人要是反咬一口狗,只能说这个人病的不轻。

现在,在简随心眼里,齐明朗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禽兽。

简随心没忍住笑出了声,齐明朗却是一脸的不耐烦:“要么给钱,要么给老子做饭去!老子看到你的脸就想吐!”

简随洗冷笑着轻轻褪去了小俊和小麦的衣物,两个孩子的身上竟然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有旧伤也有新伤,有紫黑的淤伤,有细小的刀疤,还有烟头的烫伤痕迹。

狰狞的伤痕遍布孩子白皙稚嫩的皮肤更显得触目惊心。

“想要钱?好!你坐牢一年,老娘给你十万!你看看孩子身上这些伤够你判几年的?!”简随心冷冷道。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