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 > 豪门影后:总裁先生请低调 > 

艳遇

第2章 艳遇

苏茗韵不知道蹲在隔间内呕了多久,直到本就没有什么东西的胃已经彻底空旷,便只能一阵一阵干呕起来。

终于,连胃里的酸水都被呕了出来,再也吐不出任何东西,她才终于觉得好了些。

苏茗韵出了隔间,看着镜子里有些陌生的人。

此时,她发丝有些凌乱,脸上的妆容也不似刚画好时候那样精致,醉酒之后的脸上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这张脸却更显的娇艳动人起来。

她这是在干嘛?

苏茗韵盯着镜子里有些陌生的面孔片刻,勾起一边嘴角,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这么久还没回来?该不会是跑了吧?”包间里,郑总盯着一张大脸上全是醉酒的潮红,他一边喝着酒一边问李傲道。

“不会,她答应我的事,今晚可还没有开始呢”,李傲扬起了一个耐人寻味地笑容。

郑总听了之后,斜着眼看了一眼李傲,两个人龌龊的心思显然是勾兑到了一起,十分有默契地相视淫笑了出来。

洗手间外。

苏茗韵拂了些冷水拍了拍脸,昏沉的脑袋这才清醒了不少。

没一会儿,她便回到了包间门口。

苏茗韵的手放在包间门的把手上,却像是被定在了原地一般,久久没有进一步动作。

她心里两个声音正在疯狂叫嚣着。

——快走啊,这些人都太恶心了,以前的你可是连看都不会正眼看他们一眼,快走,逃离这个让人恶心的深渊

——你不能走,你需要钱,你需要资源……

苏茗韵狠狠地闭了闭眼,手上跟着就将门把手按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旁边的雅间门开了,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就在她的身侧,和她触手可及的距离。

苏茗韵下意识地就往旁边看了过去,然后,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眼,让她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身旁的这个男人上身穿着一件白衬衣,大抵是房间内温度有些高的缘故,他此时最上方的两颗扣子被解开了,露出有些若隐若现的胸肌。

当然,重点不是这幅衬衣也根本完全遮不住的好身材,而是这张脸。

男人明明是刚毅的长相,却又英俊地有些不太真实,深刻的五官宛如天成一般,一双眼睛像是一潭深邃的湖水,仿佛在蛊惑的同时又传达着一种警告:千万不要看他的眼睛,不然就会被沉溺下去。

有溺水的危险。

男人此时正和她一样,也在深深地看着她,两个人隔着仅一人的距离,用他那双深水般的眸子,看着她。

苏茗韵刚才有些呼吸困难的感觉似乎又开始复发。

很快,她淡淡地移开了眼,像是刚才那电光火石的对视并不存在一样。

她刚把门打开,身边的男人便一步靠近,握住了她的不堪一握的纤细手腕。

苏茗韵抬头看着她,一双同样能摄人心魂的双眼里此时却什么都没有,既没有之前刻意营造的笑意,也没有独自在卫生间时候的悲绝。

“咦,茗韵,你回来……”半开的房门里显然是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李傲一边笑着一边朝门外走。

谁知道还没有走到门外,他整个人在看清楚门口男人的一刹那像被雷劈一样地立在了原地。

“宋……宋总?”李傲试探性地往前走了两步。

房内的人听到了李傲的声音连忙都纷纷朝门外走了过来,在看到男人的脸之后都和李傲是如出一辙的反应。

宋之翊在扫了一眼房间里的人之后,眼神沉了又沉,他看了一眼苏茗韵。

苏茗韵无端地感觉到一阵寒意。

“宋总,你怎么会在这里?居然能在这里遇到宋总,真是天大的缘分啊!”里面的人瞬间七嘴八舌了起来,话语间都是对宋之翊的讨好奉承,再也没有继续关心此时同样在门口的苏茗韵了。

宋之翊在这群人的谄媚之下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没有变化,他还是看着苏茗韵,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没有回答,这群人人顿时都不敢再继续说话,十分有默契地纷纷闭了嘴。

就在这个时候,宋之翊拉了一把手里的女人,紧接着,便传来“砰”的一声关门声。

屋里的人全都噤若寒蝉,一时都没有人说话,只觉得额上似乎有冷汗溢了出来。

这些人见了宋之翊犹如惊弓之鸟的反应是有原因的。

宋之翊,在整个国内都声名显赫的人,若是说李傲这群人手上有的只是一些资源,那么宋之翊便是有着能统领这一切的本事。

国内有名的大型娱乐企业有八成都在宋之翊带领的宋氏集团之下,这个集团旗下有许许多多的公司,并且涉及多个领域,娱乐领域只是宋氏集团麾下的一个分支罢了。

但是就算只是一个分支,也能够做到整个行业的领先者的位置,足以说明宋之翊的手段有多么了不起。

这便是为什么李傲他们反应这么大的原因,因为宋之翊和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

宋之翊紧紧地攥着苏茗韵的手,把她攥的生疼。

他像是想开口说什么,看了她片刻,最终只淡淡开口说了一句,“在这等我。”

随后,便放开了苏茗韵的手,推开门往刚才他出来的房间走进去了。

苏茗韵低着头,看不清脸上是什么表情,她盯着自己被勒的红成一片的手腕,微微出了神。

等宋之翊从包间里面出来的时候,门口已经没有了人影。

宋之翊微微蹙了眉,原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又沉了沉,显得整个人都由内散发出“豺狼恶虎”般看着就不好惹的气息。

他一手搭着高定西服外套,一边迈开步子往门外走了过去,果然不出意外,很快,便在门口看到了苏茗韵。

苏茗韵此时正靠在墙边,仰着头闭着眼,酗酒后的醉意此时又都纷纷涌了上来。

察觉到面前的人,她微微睁开了眼,纤长的睫毛轻轻扑闪着,在这夜色中像是被困于沼泽的蝶翼,一双眼睛却是在黑暗中发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