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明月不曾下西楼 > 

意想不到

第3章 意想不到

监狱里的日子,根本不是人过的。

“进去!”伴随着嫌弃的声音,纪明月被重重一把推进了一间阴暗且气味奇怪的屋子。

各种讥讽,不屑和虎视眈眈的目光向她投射过来,让她十分害怕。

“小妞儿,过来!”一个强壮的女人冲她勾勾手指。

只是迟疑了一下,纪明月就感到膝弯被狠狠地踹了一脚,趔趄两下就扑倒在了女人的面前。

“听不见我说什么是吗?来,教你懂懂规矩!”女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把玩着手中一根被削尖的筷子。

筷子挑起纪明月额前的头发,露出了她光洁白皙的小脸。

“长得还怪好看的,只是,好看,就可以不乖了吗?”纪明月还没反应过来,一道尖锐的痛感就从眼角一直蔓延到下巴,鲜红的血液迅速染满了半边脸。

“啊——”纪明月凄厉地叫出声来,紧跟着,就被人用抹布堵住了嘴。

“叫那么大声,让她以后小声点!”

“好的老大!”

嘴被强制捏开,不知道什么东西径直灌了下去,呛得纪明月连连咳嗽。喉咙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房间里的犯人们都看着身材瘦弱的纪明月被划花了脸,灌了药,指尖插入了筷子,痛苦地在地上蠕动,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周围的谩骂和嘲讽铺天盖地,羞辱和践踏纷涌而来,纪明月除了哀嚎挣扎,毫无反抗的能力。

三个多月来,纪明月的每一天都宛如在炼狱中一般,度日如年,她的小腿骨被那个强壮的“老大”生生坐断,脸上留下了无数条被筷子划开的伤疤,一双手上的指甲大部分都被抠掉了,每次纪明月痛苦得想要发声,喉咙都像刀割一般疼。

这种残酷的折磨,每一天都会反复上演,穆西楼,应该就是这背后的主使吧?

他说过的,不会便宜了她的。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狠啊?“西楼,你为什么不肯信我,为什么对我下这么狠的手呢?”身体上的疼痛和心理上的伤痛,让纪明月无比绝望。

“快点刷!不然你就给我舔干净!”女人恶毒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纪明月加快了手中的动作。

那个“老大”每天都要她去刷马桶,刷不干净就要把她的头按进去。

“呕……”纪明月再也忍不住那些臭气,全部都吐到了马桶里。

“你还敢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纪明月被揪着头发狠狠地按了下去,但是那种强烈的恶心让她止不住地狠狠地吐了起来。

她跪在那里吐了好久,直到不知何时昏了过去。

肚子里传来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有一条小鱼在里面游动,纪明月下意识地将手放在小腹上面,而那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

“什么?怀孕了?”孙小雅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惊得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紧跟着,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到她之后,小声地对着电话那边的人说:“很好,看好她,这个孩子,我要了!”

“没想到,上天竟然这样眷顾我!”孙小雅摆弄着手中的手机,“纪明月,你这个贱人也配有孩子么?呵,这份大礼,我收下了。”

纪明月这几个月被折磨得形容憔悴,整个人都瘦成了一把骨头,而唯独只有腹部十分突兀地鼓了起来。任谁都能够看出她怀孕了。

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嘱咐,“老大”对于纪明月肉体上的摧残稍微收敛了一些,但是每天的脏活累活还都是安排给她。

现在,纪明月起码每天能吃一顿饱饭,虽然她还是觉得恶心想吐的感觉没有减轻,但是她深刻地意识到,她一定要尽力多吃东西,为了肚子里的孩子。

这个孩子,是穆西楼的孩子。

想到这一点,纪明月的心中隐隐欣喜,为心爱的人,生一个孩子,这是大多数女人希望的,她也不例外。

如果穆西楼知道她的肚子里孕育着他的骨血,那么,他会不会回心转意,选择接她出去呢?

然而,每一次的申请见面他都没有回复,穆西楼不给她任何申辩的机会,难道,一定要等到刑满,才能带着孩子见到他的爸爸吗?

半年后。

“纪明月,你的申请被驳回了,你的家属拒绝见你!”听到狱警冷冰冰的恢复,纪明月麻木地点点头,扶着有些沉重的身体回到角落。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