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之至尊高手 > 

总是有办法的不是吗

第6章 总是有办法的不是吗

江市,林家。

林家在江市是一个大家族,虽然家族的枝叶并不是那么的茂盛,但是林家老太爷林天广却是一个人人都竖起拇指的存在。

林天广在江市的名声很大,甚至比林家还要打。

他一手掌控者林家所有的企业、财产,并且有他在,这些企业都在蒸蒸日上。

不过让人可惜的是,半年前,林家老太爷林天广突然身体抱恙,卧床不起。

年约六十岁的林天广,正在度过他人生当中最漫长的时刻。

林家的大门外。

宁洛从出租车上走了下来,转头看了看四周,咧了咧嘴。

林家位于小街区,附近有不少小型工厂。此刻在林家门外的广场上,正有不少摊贩正在贩卖着东西。

有摆摊卖水果的、卖早点的,好一副菜市场的景色。

“想不到这里这么多人,林家门口一天天的可真热闹啊!”

宁洛说了一句,随后带着自己的家伙,找了个空位将摊子摆了起来。

宁洛盘腿坐在地上,将地上铺了一块布,摊位算是完成了。

神医下凡、妙手回春、药到病除、包治百病!

随着宁洛的摊位张开,顿时,吸引了身边不少摊贩的注意。

“我靠,兄弟,你这玩大了啊。妙手回春,包治百病?你咋不把牛吹上天啊?”身边一个卖水果的瞪大眼睛看着宁洛,鄙夷的说道。

“怎么,兄弟你要看病?”

“那敢问兄弟,前列腺你能治吗?”

“在下专治绝症,诊断费一百万,治好后收费五百万,一次性付清,概不欠账。至于前列腺,不治!”宁洛回道。

“我靠,你这牛逼!”

卖水果的摊贩直接被惊掉了下巴。

专治绝症,诊断费一百万?你他妈太能吹了吧?

很快。

宁洛的面前就围满了不少路过的行人,一个个对着宁洛的摊位指指点点。

在他们看来,这小子无非就是一个江湖术士,来这里坑蒙拐骗来着。

不过,询问宁洛能治什么病的人也很多。

对于小病,宁洛自然也不在意,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宁洛直接在招牌上写下了几个字。“初次诊断费一百万!”

“我靠!”

“这小伙子牛逼。”

“诊断费一百万,你踏马怎么不去抢?”

“哎,八成又是一个江湖术士!”

周围的人震惊连连。

宁洛并不在意,而是继续盘腿坐着。

而他,也无疑成为了不少人路过围观的焦点!

其中,包括林家大小姐,林清舞!

……

“你能包治百病?”

一道声音从人群中响起。两个约莫十八岁左右的女孩儿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淡粉色百褶裙的女孩儿,这女孩儿长相极为动人,身材高挑。

她是林家大小姐林清舞。

刚刚从家里出来的林清舞本来打算出去替爷爷找医生来着,当路过这里,就看到了宁洛,所以特地过来问问。

“清舞,这人就是一个江湖术士,不学无术,专门坑蒙拐骗的,你问他干什么?”林清舞身边的少女拉了拉她的衣服,没好气的说道。

林清舞没有动。

而是直直的看着宁洛,再次问了一句。“你能包治百病?”

宁洛抬眼,上下打量了林清舞一下。

当下,宁洛嘴角一勾。“诊断费一百万,不管是什么病,治好后再收五百万。没有我治不了的病,只有你付不起的钱。”

“我靠,臭道士,你丫在这里骗人还这么理直气壮,老娘真想抽你。”林清舞身边的少女咬牙怒道。

这少女长得虽然不如林清舞漂亮,不过身材和脸蛋也都不错,名副其实的美女一枚。

宁洛见她这么说,开口道。“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骗不骗人可不是你说了算,得看病!”

“你就是一个骗子,死骗子!”那少女冲宁洛哼道。

“欢欢。”林清舞闻言,制止了那少女的话。少女名叫林欢,是林清舞的堂妹。

林欢哼了哼,不再说话。

林清舞看着宁洛,道:“这样吧,你收拾一下跟我去林家。我不管你是不是能够包治百病,但是,我需要你去给我爷爷诊断,然后告诉他,你能够治好他的病。”

“诊断费一百万!”宁洛嘴角一勾。

“事成之后,我给你一百二十万。收拾一下走吧!”林家不缺钱,甚至这一百二十万,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月的零花钱而已。

宁洛没想到这林家大小姐这么好说话,当下屁颠屁颠的将东西收拾了一下,站了起来。

林清舞不言片语,迈步往林家走去。

“林小姐,这小子就是个神棍,你可不要被他骗了啊。”

“是啊林小姐,可千万别上当啊!”

见林清舞竟然要这小子去治病,围观的人纷纷开口劝道。

林清舞没有理会,而是径直的走进了林家。

“清舞,那小子一看就是神棍,你怎么可以?”林欢跺了跺脚,她以为林清舞这是被爷爷的病给急疯了,气呼呼的说道。

“欢欢。”

林清舞看了一眼她,道:“罗教授不是说了吗?爷爷的病需要有一个好的心情来调理,说不定心情一好,就药到病除了。但是这段时间,爷爷知道自己活不久了,心情好不起来。所以,我找一个神棍给他诊断,告诉他爷爷的病能够治好,这样一来,爷爷的心情不就好了?”

林欢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她转头看了一眼身后跟来的宁洛,咬了咬牙。“便宜了这个死鬼了!白拿一百多万。”

“钱都是小事,只要爷爷平平安安,哪怕是花光林家的所有钱,我也在所不惜。”

林清舞道。

林欢不再说话,她知道,论聪明,自己比不上林清舞!

……

“这林家可真大啊!”

宁洛跟着来到林家院子里,好奇宝宝的似的四处打量着。

林欢闻言回头瞪了他一眼。“一看你就是个乡巴佬。等会儿给我爷爷诊断之后,无论如何都要告诉他,他的病你治得好。要是把事情搞砸了,我保证非但一分钱都拿不到,还有可能留下一条命。”

“你们这些有钱人,总是拿钱来压人。”宁洛叹了一口气。

“哼!”林欢哼了一声。

几人来到大厅里。此时林家的大厅里,正坐着几个人。

林清舞的父亲林中河和一个老者正在客厅里坐着。

“罗教授,我父亲的病,真的是没治了吗?”林中河满脸冷峻,看着对面的老头。

罗教授是林中河从江南大学请来的最高权威的医学教授,在中医界极为的有名气,堪称为中医界医学泰斗。

听到林中河的话,罗教授叹了一口气。“林总,恕我无能为力,老爷子的肝脏、肾脏和脾脏功能都已经衰竭,身体极度虚弱,再也承受不住药物的副作用。即便能够给他延长一两个月的寿命,也只会让他在痛苦中度过。”

闻言,林中河叹了一口气。

“爸,既然爷爷活不久了,那赶紧让爷爷立遗嘱啊!”一旁,林中河的儿子,林清舞的哥哥林天忽地两眼放光,满目兴奋的说道。

对于林天而言,老爷子一死,这林家,可不就成为他的了?

林天的话,让林中河沉思了一会儿。

接着林中河站了起来,道:“连罗教授都无能为力,看来老爷子真的是不行了。眼下,也只能赶紧让老爷子来立遗嘱了。”

林天闻言一阵兴奋。

但就在这时候,林清舞和林欢从外面走了进来。

林清舞说道:“爸,现在立遗嘱,恐怕有点早了。爷爷的病总还有一线希望,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