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之至尊高手 > 

夏若雪的反驳

第5章 夏若雪的反驳

哗哗~~!

浴室里烟雾氤氲,夏若雪站在沐浴下。

“哎,真不知道让这家伙住进来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夏若雪想着客厅里的宁洛,嘟了嘟嘴。

就在这时,夏若雪的手机响了。

这个电话,是一个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接听的电话。

但是,夏若雪还是掩着胸口,走过去将洗手台上的手机拿了起来。

“喂!爸爸!”

“若雪,最近夏氏集团的经济暴跌,你恐怕连银行贷款都还不上了。下个月,如果你无法履行你和我的约定,那么,你就回江南吧!”电话那边,传来夏若雪父亲的声音。

“不,我是不会认输的,再说了,约定还有一个月才到期,你怎么就知道,我不能让夏氏集团起死回生?”

“那好,我就再等一个月,到时候,你自己会明白的!”

电话挂断。

夏若雪整个人瞬间变的低落了下来。

蹲在淋浴下,任凭水打在自己的头上、脸上,夏若雪此刻显得很无助。

五年前。

她刚刚从国外留学回来,那时候夏氏集团面临倒闭,当时,她和父亲约定,用五年的时间,将夏氏集团进入江市前十。否则的话,她就要听从家族的安排。

从那刻开始,夏若雪就在努力的经营这家从她父亲手中接手的公司。

公司起起落落。

转眼,距离五年约定,只剩下一个月了。

如今的夏氏集团,因一直没有好的产品出来,导致经济暴跌,股价也被敌对公司牵制。

甚至,夏氏集团下个月,面临着还不起银行贷款的危机!

夏若雪深呼了一口气,关了淋浴,匆匆擦干净身体,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

客厅里,宁洛正在看着电视。

“姓宁的,你去洗澡吧!”夏若雪有气无力的说道。

宁洛觉得夏若雪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摇了摇头,宁洛起身去了浴室。

夏若雪给宁洛找了身衣服,是她弟弟来这里住时留下来的几套。

等宁洛洗好澡出来,天已经快要黑了。

这回轮到夏若雪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好像有心事?”

宁洛在夏若雪面前坐了下来。

夏若雪看了宁洛一眼,道:“你不是说你到我们公司是推销产品配方的吗?配方呢?拿来!”

夏若雪冲宁洛伸出手。

“呵,感情你还记得这件事情。行,你们公司是做美容的吧?那好,我就给你一份价值五个亿的配方吧。”

宁洛说着,从桌子上拿来了一张纸,拿起笔,在上面随意的写了下来。

老头子对医术颇有研究,并且也将这一门技艺教给了宁洛。

宁洛在医术上造诣颇深,甚至,远远超越了老头。

宁洛写的很快,等他写完,将纸递给了夏若雪。

“我这张配方,如果放在拍卖会上,最起码是五个亿起步的,你要收好,千万别弄丢了,或者说被心思不纯的人得到了,不然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宁洛说的很认真,而且他说的也都是实话。

但在夏若雪听起来,似乎有点天方夜谭。

她看着宁洛这个配方,上面罗列的都是中药材,而这些药材,她甚至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在她对中医的了解当中,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些药材的名字。

更为奇葩的是,配方上面,居然还有石头。

“姓宁的,这就是你说的价值五亿的配方?”夏若雪看着这张配方,就跟看天书似的,顿时质疑的说道。

“是啊!”宁洛回道。

夏若雪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哪里是配方,根本就是胡写乱画。

夏若雪突然间觉得,自己对他抱的希望恐怕太大了。

没有再说什么,夏若雪将配方随手放在了沙发上,而她,也根本就不打算使用。夏氏集团已经经不起折腾了,这件事情,她还需要亲力亲为。

见夏若雪如此不看重这张配方,宁洛也不多说,更不会逼着她去用。

突然想起了什么。

宁洛连忙问道:“对了夏若雪,你们江市这么大,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大户人家的人生了病治不好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夏若雪一阵疑惑,她没想到宁洛会这么问。

“你看啊,我刚来江市,身上没什么钱,所以得想办法赚点钱啊。给人看病是我的拿手绝活,不过,要看就看绝症,挣得多!”宁洛道。

其实,宁洛是想赚点钱买些药材,给自己练一些丹药出来,加快修炼进度。

夏若雪又是一阵惊讶。

宁洛的话,让她对他的好感度再次降低。

在她看来,宁洛是想去坑蒙拐骗。绝症患者这时候本身就走投无路,这个时候去行骗,十有八九能骗到一些钱。

夏若雪没想到,宁洛竟然是这样的人。

当下,夏若雪没有好气的回道:“你要是想去给人治绝症的话,倒也有大户人家。江市林家的老太爷林天广,听说是得了一种病,江南大学最好的医学教授都来了,治不好。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行,我明天一早就去。”宁洛笑呵呵的回道。

夏若雪摇了摇头,对于宁洛的话,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这是不可能的。

“我累了,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夏若雪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看着夏若雪回房,宁洛也摇了摇头,不过,他并没有计较什么。

接着,宁洛在沙发上开始修炼了起来。

这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

不过今夜宁洛的修炼太过于消沉,导致整张沙发,都在宁洛的身下被点燃,完全烧坏了。

……

而与此同时。

武夷山。华夏十大神秘山峰之一。

武夷山还是一片白昼。

此刻,武夷山的山头峰上,正高高的端坐着一位老者。

这老者气势雄浑,浑身散发着一股强者的气息。

就在这时,一个青年自山下而来,来到了老者的身后。

“师父,您的儿子白南连夜打来电话,希望师父能够出山。”

老者闻言,微微闭起的潋眸忽地睁了开来。

老者道:“什么事情?”

“就在今天,白南和白云飞父子二人,被人打断了双腿。”青年回道。

“什么?”

老者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满脸怒火。“是谁?是谁胆敢打断我白战子孙的双腿?这个人是谁?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准备一下,立刻返回江市。”

“是!”

第二天早上,当夏若雪起床的第一眼,就看到客厅里的沙发烧的不成样子。

而此时的宁洛正在客厅里捣鼓着东西。

那是一面旗,上面写着神医下凡、妙手回春、药到病除、包治百病这些字。

当看到这些东西,夏若雪整个人都不好了。

“姓宁的,你在干什么?我沙发怎么了?”夏若雪走了过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被烧成漆黑的沙发。

“不好意思,我昨晚抽烟没注意,不小心起火了。不过你放心,我回头赚钱了赔给你!”宁洛一边捣鼓,一边说道。

什么?

夏若雪感觉这一刻的自己头痛欲裂。

她原以为宁洛是个不错的人,又和老宁家的孩子长得很像。

出于好心收留他在这里住几天,谁又能想到?

“你该不会真的要去林家给林老太爷看病吧?”夏若雪不可思议的说道。她昨天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

“对啊,去看病,等我这趟从林家赚到钱,就赔你沙发。”

宁洛捣鼓完站了起来,看着自己旗子上的几个字,啧啧舌道。“夏若雪,你觉得我这身行头怎么样?”

夏若雪生气了。

这一刻,她真的生气了。

看着宁洛,夏若雪道:“姓宁的,我看你一个人在江市可怜收留了你,想不到你让我太失望了。作为一个男人,不去正当的赚钱,却要搞这一身去坑蒙拐骗。我告诉你,你去林家行骗,林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对了,你好像很能打,连铁手毒蛇都不是你的对手。既然这样,你骗到,哦不,你赚到钱之后,就搬出去吧。”

说完这句话,夏若雪一把拿起自己的机车钥匙,匆匆下了楼。

宁洛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夏若雪的话,这个女人,毕竟对自己家有恩。

五年前,是她让自己的父母,有个葬身之处。

“都收拾好了,可以出发了。”

宁洛一笑,将自己的东西都收拾了起来,而后出了门。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