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绝世豪门云不语 > 

做客

第4章 做客

云不语最后并没有让赵浩然撒尿喂他们喝,而是让跪地求饶的黄毛喂风衣男喝了个饱。当然,他跟赵浩然都用手机录下来留作纪念。

那堵他们的三人世界观都崩塌了。

赵浩然虽然没有那样做,但他还是觉得解气,尤其是他在得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以后。

“知人知面不知心!赵茜茜平日里装的可以啊!我还真以为你找到了真爱,我甚至还有些嫉妒你!”赵浩然耿直的说道,“呸!垃圾东西!”

云不语摊手道:“现在你可以无情的嘲笑我了。”

赵浩然轻打了他胸口一拳道:“都是兄弟,谁会笑话谁!说真的,刚刚要是咱们跑不了,我还想替你喝一个人的!”

“你恶不恶心!”云不语嘴上这么说,心中更为感动。

患难见真情。

刚才那个局面,就算是赵浩然跑了,云不语都不会去责怪他。

“不过说真的!你这身手,比那些电视剧里的还夸张。你家该不会是以前的武林世家吧!”赵浩然大胆猜测道。

云不语摆摆手,道:“不是。只不过我爷爷注重让我练武,说我们家不会主动得罪人。但要是谁欺负到头上,那决不能低头。打不过也要打!打得过,往死里打!让他们怕,让他们知道,选择我作为对手,哪怕赢了,也要少块肉!”

赵浩然佩服的说道:“我觉得你爷爷说的有道理!你还别说,刚刚我是这么想的,要是咱们两被揍成猪头,然后喝尿时,我就一口咬掉他们的DD!”

“你死不死!张口闭口的喝那玩意儿。”云不语笑骂道,“刚吃完饭呢!”

“以后有时间也教教我吧!”赵浩然说道,“我拜你为师!我也想哪怕打不过,也能让得罪我的人脱层皮!”

“练功很辛苦。”云不语说道,“你可以理解为,特种兵的训练方式。”

“哼!要不是我要当鱼塘小王子,我就去从军了,就咱这条件,当个特种兵还不简单!”赵浩然展现了一下他的肱二头肌说道。

云不语笑道:“特种兵选拔虽然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么剧情化,但他们的确是来自地狱的勇士,祖国的利刃!不是你想当就能成的。”

说到这里,云不语想起了自己的师父,那位退役的特种兵,那个铁血硬汉般的兵王。

他给云不语上的第一课的内容,云不语记忆犹新,婉如昨日发生的一样。

在那节课堂上,老兵让他闭着眼,在黑夜里走在铁轨上。

那是一条时不时会有火车经过的铁轨。

“我要的弟子,要有胆量,也要有诚信,更要有智慧!”老兵对还只有十三岁的云不语如此说道,“在行走期间,你要是睁开眼睛就是不讲诚信。你要是因为火车来了就怂,就是没有胆量。你要是因为在火车声音响后,在火车距离你还没有到一百米内你就跑,我会救你,但我不会把你收为弟子!”

云不语忘记自己是怎么通过考验的,他只记得自己达成所有条件,但是最后双腿抖了一整晚。

现在想想,他都还有一些发抖。

“别跑题啊!你说吧,教不教?”赵浩然说道,“你教我就喊你一句师父!以后我为你两肋插刀!”

“好!磕九个头先。”云不语坏笑道。

“我去你的!”赵浩然推了云不语一把,“我全当你答应啦!不许反悔!”

两人互相逗趣,也消除了他们各自心中的烦恼,就这样一路步行,来到赵浩然的家。

赵浩然的家在农村,在他爸还在世那会儿,他的家可是挺不错的落地式楼房,足有四层。现如今,租住在一个小平房里,虽然不大,倒是有院子。

院子里跟平楼阳台上,晒着的都是渔网,以及散落一地的零件。

此时的赵浩然又有些难受起来。

厨房的灯还亮着,母亲张英正在炒菜,她听到开门声就知道赵浩然回家了,脸上的忧愁消失,转为笑意。

“不是说回学校了吗,晚饭吃了没有。”张英头也没回的说道。

“路上已经吃过了妈,我带了同学回来。”赵浩然说着,到灶台上烧热水。

“同学啊!”张英这时才回过头来,停下手中的活,微笑着打量云不语。

云不语非常有礼貌的对张英说道:“阿姨好。”

“这还是浩然读大学以后第一次带同学回来,你看看,来的不巧,阿姨都没有什么招待的。”张英有些尴尬的说道。

云不语忙说:“不用麻烦阿姨,我跟浩然吃过饭的。”

初看张英已经四十多岁,身着渔农皮衣,穿着一双雨靴。头发很随意的盘在脑后!

但即便如此,依旧掩盖不住张英的风韵犹存。

假如她稍微打扮打扮,换一身衣服,应该还是很有气质的。即使饱经风霜,依旧遮盖不住她的相貌身材。

张英还是翻箱倒柜的,终于找到了两个苹果,洗了洗,准备拿给云不语吃,但随后直接给切成块,还拿牙签插在上面。

云不语盛情难却,再三感谢,坐在餐桌前吃了起来。

赵浩然替母亲盛饭,又给云不语递过来一杯水。

张英端着一盘炒青菜,说道:“你们都吃过了,那阿姨就不客气了。”

“嗯。”云不语乖巧点头。

张英这时才坐下来吃饭。

餐桌上就一盘青菜,一碟豆腐乳,以及海边特产,腌泥螺。

张英夹了一个泥螺到嘴里,随后猛吃一口饭,看样子已经非常饿了,都顾不得有客人在场。

云不语在这种气氛下有些别扭。

赵浩然等母亲吃完一碗饭,再拿碗去盛饭。

已经吃过一碗饭的张英才像是回过神来,对云不语说道:“不好意思,阿姨忙了大半天,中午饭都还没吃。”

“没事的阿姨,我忙的时候也这样。”云不语怎么说,似乎都有点儿不对,还是算了说。

赵浩然把饭盛回来以后,问道:“妈!专家来过了吗?”

“来过了!药也撒下去了,明天就能看效果好不好。”张英说道,“就是第二批药……”

张英发现还有云不语在场,话说到一半咽了回去。

赵浩然说道:“妈,我跟不语是死党,他今天来就是借钱给我的。”

“不语同学你也看到我们家的情况,这……我们可能一时半会儿……”

“阿姨,我跟浩然的关系很好,兄弟有难能帮则帮。”云不语说道,“啥也别说了,咱们一起先把难关度过再说!”

张英原本想要说什么,被云不语真挚的眼神给打断,于是她没有再说下去。

云不语早就已经把钱转给了赵浩然。

赵浩然又把这一万块钱当着母亲的面给她,这下治疗鱼的药水钱就凑够了。

张英吃完饭以后收拾碗筷,被赵浩然给拦下来,他替母亲做家务。

云不语也不拿自己当外人,拿着扫把就开始打扫屋子。

张英一开始还阻止,实在拗不过云不语。

“妈!您劳累一天了,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不语我来招待就好了。”

“阿姨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跟浩然就可以了。”云不语也这样说道。

张英最后只能满怀笑意的回去休息。

等张英回房间以后,云不语身上的那股尴尬才得以缓解。

其实他很能理解张英。

这是赵浩然第一次来他们家,谁都想要给客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但往往弄巧成拙,甚至手足无措。让一项也算镇定的云不语,也很是别扭。

他们两个花了一个小时,把屋子里里外外都给收拾了一遍。

“浩然,我想看看你家的鱼塘。”云不语提出道。

“可以啊!”赵浩然说着,带云不语到鱼塘去。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