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镇国龙帅秦川 > 

我回来了

第4章 我回来了

一个小时后。

柳城,位于江边玉山的一栋别墅内。

秦川已从晕厥状态中醒了过来,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刚才他听闻楚婉清跳楼身亡的消息,一时悲痛过度,导致气血不畅,才会晕厥过去。

不过,女儿囡囡身体虚弱,依旧没有苏醒。

金刚不知道从哪请来两个医生,在旁全程看护。

望着床上正在输液的女儿,秦川双眸赤红,泪水盈眶,心里满是悔恨和痛苦。

什么北境统帅,什么牧天战神,都是狗屁!

他连自己妻子和女儿都保护不了,枉为人夫,枉为人父!

哒!哒!哒!!!

这时候,一道脚步声,从门口外走了进来。

只见别墅门口外,金刚带着四个卫兵,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查到了吗,金刚?”

秦川没有抬头,冷冷沉声问道。

“军上,来龙去脉都查出来了!”

金刚闻声,走到秦川旁边,抱手回禀道,“五年前,夫人生出小姐后,被楚家上下视为无媒苟合,未婚生女,引以为耻,赶出了家门,夫人无奈只好带着小姐,从邕宁市来到当初第一次跟你遇到的柳城生活!”

“虽楚家不容,但夫人坚强,一步步凭借自己的能力,在柳城渐渐扎根了下来,本来生活宁静,可就在三天前,柳城赵家赵常威看上夫人,以小姐囡囡要挟,逼迫夫人屈从,夫人只能虚以委蛇,救出小姐藏在公园后,独自前往赵氏集团,最后,夫人从赵氏集团三十六层楼一跃跳下……如今,夫人的尸体……”

话到这里,金刚欲言又止。

“说!”

秦川吼了一声,整个身躯不住颤抖。

他没想到楚婉清,竟在五年前便被楚家赶出了家门。

可想而知,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到一个陌生城市生活,是多么艰难和无助。

“如今,夫人的尸体,还停在柳城第一医院太平间!”

金刚迟疑片刻,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

秦川听后,怒喝而出,脚下一块大理石瓷砖,瞬间裂成了无数碎块。

“柳城赵家!我要灭他九族!”

轰……

与此同时,一股骇人气势从秦川身上爆发出来。

金刚几人都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他们都知道秦川,在这一刻动了杀气!

滔天杀气!

战神一怒,横尸百万!

柳城的天……今夜注定塌了!

“军上,还有一件事,今晚是赵常威大喜的日子,他要和夫人的闺蜜吴艺璇,在君临大酒店举行婚礼!”

金刚想了想,继续禀告道。

“吴艺璇?”

秦川闻声,眉头立马皱起。

六年前,这个吴艺璇一直瞧不起他,经常当着他面前,劝婉清不要跟他在一起。

如今,吴艺璇居然嫁给了害死婉清的赵常威。

难道婉清跳楼自杀跟吴艺璇之间,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

否则,婉清尸骨未寒,吴艺璇怎么嫁给了害死婉清的赵常威。

“请军上降罪!夫人的闺蜜吴艺璇为什么要嫁给赵常威,我等无能,至今没有查出原因!”

金刚见秦川皱起眉头,知道秦川心中疑惑,单膝跪地告罪道。

“短短一个小时,能查出这么多事情,你已是尽力,剩下的事,我会亲自去问清楚!”

秦川摆了摆手,自是不会怪罪金刚。

接着,秦川抬头,望向远处越发冷沉的夜色。

“婉清一人在太平间呆了三天,她一定很害怕吧。”

当下,秦川强忍悲痛,幽幽道了一句。

“先去柳城第一医院!”

说着,秦川抬脚踏出门口,走了出去。

此仇此恨,必须要报!

但在报仇之前,他要去见楚婉清!

哪怕楚婉清的尸体,已经躺在了太平间,秦川也要去见上一面。

这是他欠楚婉清的承诺!

“等我三年,我会打下一片天下给你!”

如今,他已经打下了一片天下,可楚婉清的人,却不在了……

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当你功成名就回来,想要守护她一辈子时,却发现她的人早已不在!

金刚带上卫兵,跟随秦川来到了柳城第一医院。

看见身穿战衣,如龙似虎的秦川等人,不仅是医院保安,就连医生病人都差点吓尿了。

我去,什么情况?

为什么这些战士会出现在医院,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

见状,很多人感到好奇,不解。

秦川不理旁人目光,直奔医院太平间。

负责医院太平间是两名男性护工。

“楚婉清的尸体停放什么地方?”

秦川直接喝问道。

两名护工见到秦川等人身穿战衣,吓得不轻,哪里胆敢不说,“她……她在45号冰柜里!”

得到尸体位置后,秦川发疯似地冲入了太平间,找到45号冰柜所在。

只是,当望着面前冷冰冰的柜子,秦川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一双手斩杀敌人何止千百,铁腕无情!

却在这一刻,不停颤抖。

几次伸出双手,想要拉出冰柜都无力垂下。

秦川泪水盈眶,拳头紧握,心里无比绞痛。

直到现在,他都不愿意相信,楚婉清就躺在这只冷冰冰的柜子里。

“军上,请节哀顺变!”

金刚看到这一幕,走上前要替秦川拉出冰柜。

“你退下!”

但让秦川一声喝住了,不让金刚帮忙。

秦川最终伸出手,缓缓将冰柜拉了出来。

然后,再慢慢推开盖子。

只见冰柜里躺着一具尸体,可以看出那是一个高挑女人,只是脸蛋面目全非。

当目光触及尸体,秦川的双眸一下子红了起来。

“婉清!我回来了!”

秦川泪水无声流下。

他秦牧天一生凄苦,是楚婉清给了他新生,他欠楚婉清太多了。

噔!

不过,秦川刚要向尸体扑去,眼睛瞬间瞪大了。

“这尸体……不是婉清的!”

秦川动作猛地停住,目光落在了面前尸体的胸口处。

秦川记得楚婉清胸口有一处漂亮的梅花胎记。

可面前这具尸体没有。

而且,这具尸体看着充满一股妖艳之色,并非楚婉清那种清纯动人!

婉清没有死?

还是医院弄错了尸体?

这一刻,秦川的心中情绪,一时间难以复加。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