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众神之主:我隐居地球的日子 > 

故友

第2章 故友

“真的吗?那谢谢你了。”

韩月见平日冷漠的陈小星,居然答应了,她喜笑颜开,道:“陈同学,我家就住在你家附近,早上我爷爷重病发作了,你能不能帮我把他送到医院,我家里只有……”

陈小星抬手打断了韩月的话。

“带路。”

他实在不想听眼前人类女孩废话,本来好好的一个早上,结果遇到这种事情,现在指定是来不及去学校了。

科幻菌又莫名其妙地要求他去帮忙,这到底是要干嘛。

而且听那人类女孩说,她爷爷是重病,这种病不是应该直接叫救护车嘛,叫他有什么用。

韩月看陈小星答应了,不禁激动地跑上前,一把抱住他,道:“谢谢,谢谢。”

感受着怀中柔软的身体,陈小星面不改色,眼中更是只有淡漠。

“如果要救人,请你不要浪费时间。”

陈小星淡漠的语气,让激动的韩月瞬间冷静下来,她放开抱着陈小星的手,低着头向小巷外走去,清秀的面容,羞红得如同天边的云霞一般。

你可真是不解风情啊。

科幻菌也是无语,就刚才的情景,明明可以顺藤摸瓜。现在倒好,连藤都没了。

这简直就是老母猪坐井边上——横竖都二啊。

“你的父母呢。”

跟在韩月身后,陈小星突然开口问道。

闻言,韩月立即转过身,神色黯淡道:“爸爸在监狱里,妈妈,已经很久没见到了。”

她的眼眶微红,看来说的是真话。

陈小星点了点头,道:“继续带路。”

真是麻烦啊。

对于这种事情,他是最不想干涉的,毕竟他只想好好隐居,不想惹上太多事。

你对这个妹子真的没有意思?

科幻菌对于这种八卦,不知为何,十分上心。

一个普通的人类女孩,我对她能有什么意思。

陈小星冷冷地回答科幻菌。

你怎么老是这副气冲冲的样子,你都成神了,能不能改改。

真烦。

陈小星的一句话,噎得科幻菌不再罗嗦。

很快,两人一菌就到了一栋破旧的别墅前。

看着这破旧的别墅,韩月的明眸中,蒙上了一层薄雾,这是她父亲买下的别墅。三年多来,无人打理,饶是再豪华的别墅,也会变成这副模样。

然而,陈小星站在别墅外,却看到一些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一缕缕幽灵般的黑气,盘踞在别墅的上空。

阴冷的气息,甚至改变了周围的环境,先前还晴空万里,如今却已然乌云密布。

而且,这栋破旧别墅之中,更有数不尽的冤魂游荡。

一道冤魂,就足以让一个战将级武者暴毙。

而她爷爷终日住在这种房子里,不得重病那才不合常理,陈小星脸色不由得一沉。

“进来吧。”

韩月推开铁门,回头道。

有点脏东西占据了这栋别墅,到时候下手轻点,别把人家别墅给毁了。

科幻菌同样看出了这栋别墅的邪门之处。

陈小星面不改色地跟在韩月身后,跨过铁门走入别墅的庭院。

踏入庭院后,他就看见黑气铺天盖地地般冲向韩月。

下一刻,韩月周身竟散发出淡青色的光芒,那些黑气纷纷饶过韩月周身一米,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她身上带有一件灵器。

陈小星目光一凝,看向韩月胸口上的一块玉佩。

邪魅退散!

他向前一步。

心中默念一声,铺天盖地的黑气顷刻间被他轰散。

韩月到了别墅门前,道:“可能有些湿气会扑出来,你介意吗?”

陈小星此刻只想尽早解决这件事,抬眼道:“无碍,你大可开门。”

“那我就开了。”

韩月用力推开别墅的木制大门,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她因胸口的玉佩,倒没受到几分影响。

“又有新来的小子,这老头的孙女干的不错,再让老家伙那活上一段日子吧。”

尖锐的声音,伴随着大门的关闭,骤然间响彻整栋别墅。

“人我给你带来了,不要伤害我爷爷。”韩月低声哀求,心中更是发抖,眼前的已经威胁她带来了十五个年轻男人,不知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而此时,陈小星却露出了一抹冷笑。

“跳梁小丑。”

灭魂咒!

“轰——”

一行玄奇的咒文浮现,平推而出。

冤魂凄厉的哀嚎声,让韩月恐惧,咒文每接触一道冤魂,她都清楚的看到冤魂崩碎,鬼气无存。

那是什么文字。

竟有如此恐怖的威力。

“他到底是什么人?”

半柱香后,咒文回到陈小星的手中,他依旧面色淡然,甚至看不出一分异色。

“若非我与你爷爷是旧识,今日我必杀你。”

说着,他越过客厅,走向楼梯。

韩月神情恍惚,下意识地跟上陈小星的脚步。虽然她是受冤魂所逼,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一己之欲所为,她内心仍倍受煎熬。

破旧的木制楼梯,两人踩上,止不住地发出吱呀的声响。

不多时,两人便走到了二楼老爷子所住的卧室内。

“嘎吱……”

推开老旧的房门,卧室内放着一张木制的单人床,床上躺着一名面容苍白,肤如枯槁的老者,正是韩月的亲爷爷,韩国峰。

而卧室的绝大部分空间,都用来放着一架泛着黑金色的人形机甲,机甲上伤痕累累,却也能看出这身机甲经历了怎样的战争。中央核心的能量块,在这阴暗的卧室中,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看到这身机甲,陈小星不禁走了过去,能量块散发的光芒,映射在他的脸上。

他将手放在能量块上,用手轻轻摩挲着能量块上的裂痕,道:“老伙计,好久不见了。”

而韩月,此时却是脸色大变,眼中的自责顷刻间被震撼所代替。

“爷爷,他……他只是摩挲了一下能量块,枯竭的能量块,就已经充满了!”

韩国峰倒是不惊讶,他在多年前就知道陈小星有这种可怕的实力。

“你是当年的那小子?”

科幻菌突然开口问道。

“唔……”韩国峰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道:“晚辈,见过陈前辈,科前辈,一晃六十年过去了,您还是依旧……”

“躺下。”

陈小星开口,无形的力量出现在卧室中,将韩国峰按在床上。

“陈同学,你……”

韩月神色慌张,往日口舌如簧的她,现在却如鲠在喉,一段话都说不完整。

“安静!”

韩国峰躺在床上,声嘶力竭地吼了一声。之后,他的嗓音愈加虚弱。

“小月,你先出去,我和陈前辈有事要谈。”

“爷爷……”

韩月看向韩国峰,那种情绪,她从未在爷爷身上见过,这陈小星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让爷爷如此激动。

虽然有不少疑惑,她却不得不转身离去。

关上房门后,陈小星解除了对韩国峰的束缚。

“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陈前辈,你遵守了约定。”

韩国峰用手勉强撑起上半身,双手依然止不住颤抖,可是,他的目光却投向陈小星手中的黑甲。

“我能知道这身鳞甲的来历吗?”

“烛龙逆鳞甲,当初我征战万族所穿,可惜你连它万分之一的力量都发挥不了。”

陈小星右手划开虚空,随意地将黑甲放入空间中。

“咳咳,徒手撕开虚空,陈前辈的实力,小子恐怕穷尽一生,也望不到前辈您的项背啊。”

韩国峰捂着嘴,剧烈地咳嗽,指缝中隐约能见一抹猩红。

他太想成为陈小星这样的强者,可惜的是,他的武学天赋并不高,他这一生终其所能,也只能堪堪触碰战神的门槛。

“我说过,拿回机甲,会再给你一道机缘。”

陈小星说着,一指点向韩国峰,指尖处,一滴泛着大道金光的血液,飘向韩国峰。

他还没反应过来,那滴血液却已经融入他的丹田,炙热感瞬间从他的丹田涌向全身。

他苍白的脸上开始浮现出红润之色,那滴血液带来的暖意,让他感到一阵舒爽。

但下一刻,他却猛地吐出一口漆黑如墨的污血。

他的气息,也随之陡然攀升。

战将九段,突破桎梏,跃升至战神一段。

然而,这还未结束!

那滴血液依旧源源不断的向他的丹田,灌输着磅礴的能量。

战神二段!

战神三段!

……一路提升至战神九段!

他看向陈小星,从陈小星的眼中,他能看到一名精神抖擞的中年人,满头乌黑短发,加上刀削般的面庞,这是他四十岁时的样子。

眼前的生物,还是人类吗?

他的心中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陈前辈,我……”

“不必多言,取回战甲只是机缘注定,日后有缘再见。”

陈小星说罢,一脚踏在窗台上,化为一道流光飞出卧室,片刻间,便看已不到他的踪影。

“爷爷,我可以进来了吗?”

韩月听到陈小星弄出的动静,推开一道缝,观察卧室内的情况。

“进来吧。”韩国峰从窗台处收回目光。

“啊,爷爷,你变年轻了!”

韩月吃惊的捂住嘴,眼神中的诧异之色,表露无遗。

“先不说这个,月儿,你已经长大了,听你说那个陈前……小友,还是你的同班同学?”

韩国峰起身打量着他的孙女,心里已经打起来了撮合两人的小算盘。

“是同学,但我和他关系一般。”

韩月小脸微红,双手交叉放在身前,两个食指不停地卷校服衣角。

“那可不行,听爷爷的,抓紧时间和他搞好关系。”

“……”

韩月听到爷爷这么说,脸色瞬间阴沉下来,默不作声地站在床前,听着爷爷对她的命令。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