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隐龙赘婿叶成 > 

离婚

第4章 离婚

叶成缓缓走过来,苏诗柔已经醉倒了,完全没有了意识,如果他再晚来一会,估计这两个畜生已经把她糟蹋了!

许秘书赶快把苏勇扔到一边,自己弯着腰,嘴里不停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您饶我一次!我真的不知道她是您的人!”

躺在地上的苏勇心中怒火中烧,他不明白,为什么许秘书会认错人,叶成是什么货色,他只是个窝囊废,他有什么资格让许秘书这么低头哈腰的给他道歉。

叶成在苏诗柔耳边听听说了句,“诗柔,我们回家。”

说完轻轻扶起苏诗柔,刚往回走了一步,坐在地上的苏勇再也压不住火,跳起来大骂叶成,“你这个废物!把我姐放下来,谁让你碰她的!”

他还在想着下次再把姐姐送给许秘书,毕竟许秘书这种有钱有势的人,是可遇不可得的,这也是他翻身的好机会,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叶成这个废物给破坏了。

现在许秘书看到了叶成碰了苏诗柔,苏勇怕会影响苏诗柔在许秘书心目中清纯的形象。

叶成的眼中杀气迸现,一脚把扑过来的苏勇踹飞了出去,撞倒了三四张桌子像个肉球一样滚到地上,疼得他嗷嗷的痛叫。

“他是我的女人!不管你是谁,只要碰她,老子不会饶你!”

苏勇痛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几年来,只有他打叶成,从来没被叶成打过,而且还出手这么重,苏勇既惊惧又觉得愤怒,这个窝囊废居然敢打我?

许秘书的双腿颤抖个不停,他今天一错再错,一不该狗眼看人低,错把叶董事长当成乡吧佬,还出言讽刺,二不该鬼迷心窍的想动苏诗柔,连他自己都觉得董事长这回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叶成却没对他说什么,只是扶着苏诗柔,慢慢走出了餐厅。

第二天一早,苏诗柔就被董丽鬼哭狼嚎的尖叫声吵醒了。

苏勇头上缠着绷带,胳膊上打着石膏,像出过车祸一样,装模作样的躺在沙发上兹牙咧嘴。

“你这个白眼狼,我们苏家养了你这么几年,你居然还动手打我儿子!我要报警!我要让你做牢!牢底坐穿!”董丽歇斯底里的叫着,叶成呆站在门边,任她对自己指手划脚,没有任何反抗。

苏诗柔是出了名的孝顺,如果董丽强制让苏诗柔跟他离婚,苏诗柔很可能会同意她妈妈的意见,为了跟苏诗柔的婚姻,叶成什么都愿意忍。

他一直都想给苏诗柔一个平淡又美满的爱情,虽然暂时还因为蒋家和叶家的敌对关系,无法实现,但他起码要保住这段婚姻。

面对董丽的无端叫骂,他只能选择默默忍受。

苏诗柔昨天被灌醉了,已经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事,她走出来看到浑身是伤的苏勇,大吃一惊,忙问,“弟弟,这是怎么了,你怎么伤得这么重?发生什么事了?”

苏勇咬牙切齿的说,“还不是你宝贝丈夫干的好事!我看你喝醉了,想送你回家,他偏不让,最后竟然还用酒杯砸我的头!还用脚踢我!都是他干的!”

这个时候苏勇当然不可能说实话,反正叶成是个窝囊废,正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叶成身上,好报了昨天叶成踢他那一脚的仇!

叶成想为自己争辩几句,刚想开口,苏诗柔忽然走到他的面前,“叶成,你真的打我弟弟了?”

苏诗柔知道苏勇的品性不好,而且经常欺负叶成,但叶成如果真的把苏勇打成这样,那也太过份,都打上石膏了,可能都伤到了骨头。

叶成咽下了解释的话,昨天他确实踢了苏勇一脚,于是他无奈的点了点头,“是,我打他了,但是。。”

啪!

苏诗柔一个巴掌打在叶成的脸上,叶成感到火辣辣的疼。

“我原来以为你虽然没出息,但起码是个君子,没想到你对我弟弟下手这么狠!立刻给苏勇道歉!”苏诗柔冷冷的对叶成说。

董丽本来还要继续骂,看到苏诗柔居然亲手打了叶成,也就乐于看好戏,抱着膀子站在旁边,不再插嘴。

叶成心里委屈极了,如果不是苏勇想把苏诗柔当成筹码送给许秘书,他是绝不会伤害苏诗柔的亲弟弟的。

但现在叶成有口难辩,就算说出了当天发生的事情,苏家人也不会信他,反而会让苏诗柔对他更加失望。

叶成低下头,咬着牙忍着委屈对苏勇说,“对不起。”

苏勇冷笑着走到他面前,鄙视的说,“叶成,别以为许秘书认错了人,你就能骑我头上来,你在我面前永远是个废物!一个窝囊废!我要让你永远抬不起头来!”

叶成没说话,他的心里只在乎苏诗柔是不是消气了。

“光道歉就够啦?”董丽这时不怀好意的说,“你打伤了我的儿子,如果不想坐牢,就立刻跟我女儿离婚,否则我马上报警把你抓起来!”

叶成猛然抬头,冷冷的瞪着董丽,“你敢!”

董丽没想到叶成瞬间像变了个人一样,从一个小兔子仿佛变成了一头凶兽,顿时被震得连退两步才缓过神。

叶成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很快又回复成原来窝囊的样子,轻轻的说,“我不会跟诗柔离婚的,永远不会。”

董丽气得直跺脚,对苏诗柔说,“你看看你看看,这个废物打伤了你弟弟,还敢凶我!我可是你亲妈呀!这种人你还不跟她离婚,还等什么?”

苏诗柔沉默了片刻,刚才叶成说的那句,永远不会离婚,让她有点感动。

其实她就想找个平凡的男人,过些平淡的日子,不愿跟舅舅表哥表姐们争权夺利,叶成虽然窝囊,但其它方面其实挺符合她的标准的。

“妈,叶成已经道过歉了,我相信他下次不会再打苏勇了,还不至于让我们离婚这么严重。”苏诗柔平静的说。

叶成本来悬着心这才落了地,心里还有点高兴,苏诗柔竟然为他说话了。

董丽不敢相信的看着苏诗柔,恼羞成怒的说,“闺女,你连妈的话都不听了?这个男人给你灌什么迷魂汤了?我不管,今天你们这个婚,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

苏勇在旁边添油加醋,“姐姐,现在外面的好男人多的是,你何必跟这个窝囊废过一辈子?”

苏诗柔坚定的摇了摇头,“当初是你们让我嫁给他的,离不离婚就必须由我决定!”

当初她并不愿意嫁给叶成,是董丽见钱眼开,一心想把叶成的五十万礼金塞自己腰包,威逼利诱要死要活之下,苏诗柔才最终答应的,现在要离婚,她无论如何都要做一次主。

“哎呀,我的老天爷啊!我命好苦啊!。。”董丽再次上演哭天喊地的大戏,苏勇也气得直摇头,母子两个哭天喊地,搞得苏诗柔越来越无奈。

正在这时,苏诗柔的电话响起来,是她的表哥董超。

董丽听说是董超的电话,立刻停止了哭闹,苏勇也支起耳朵在旁边听。

“苏诗柔,你马上到姥爷家来一趟,柳氏集团的工程文件立刻拿过来!”

不等苏诗柔回话,董丽就抢过电话说,“好的小超,我立刻让小柔送过去!”

叶成看苏诗柔有点不开心,小声对她说,“诗柔,放心吧,柳氏集团的工程只有你才能谈得成。”

苏诗柔疑惑的问,“为什么?”

叶成犹豫了一下,“我。。有第六感猜到的。”

“我没空听你胡说八道!”苏诗柔厌恶的看着叶成,这个信口开河的男人,在她的心中的形象越来越不可靠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