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大神归来:太子妃要翻天 > 

醒来

第1章 醒来

林墨收回她最后一片的神念的时候,终于睁开了眼睛。

入眼是一顶金丝云纹青色缂丝帐子,记忆中,这应该不是她的房间。

之前她的房内可用不起这上好的帐子。

她抬起手,下意识地喊了一声“知书”。

没有人应。

而她发觉自己声线干哑,全身燥热。

她先是记起了之前,这个青宁郡主邀了京都城世家圈子女眷们开了个春茶诗会,自己随林家嫡女林心瑶到了此处。同往常一样,被青宁郡主和林心瑶并几个她们要好的贵女好生一顿蹊落。

随后在午宴上被侍女洒了一身茶水,只好借了青宁郡主偏院的一间厢房换衣裳。

谁知刚进来就被敲晕了,迷糊中好像被人灌了不该喝的汤水。

然后就是现在了。

林墨唇边勾起一抹笑。

看来还得感谢安排了这场戏的人,若不是之前的林墨被人敲得晕死了过去,她也不一定找得到自己的这最后一片神念。

自然也看不到这日后的因果。

真的有好戏了。

因果,从这一刻才真正开始。

厢房的门被悄悄打开,一个身影挤了进来。

后面还有个女声低声叮嘱,“好好享用,不到最后关头我让你出来,别出来。”

一个猥琐的男人声音答道,“呵呵呵,你可放心。你快去忙你的吧!那小丫头药效应该发作了,你们就等着瞧吧。”

随后这男人关上了门,一边吸着口水一边开始松裤腰带。

林墨躺着没动。

她不用看都能知道,这两个人身上已经沾上她的因果业气了。

所谓因果,便是有因有果。为不遭受反噬,她不能主动对人出击。但若有人对她不利,她便可以反击。那人身上便会有因果业气。

她感觉了一下,嗯,之前的元神被分成三万六千片,最后一片碎片刚刚回归,总算是凑了个圆满。

跟随着神念的灵力好像还有不少。

就是这个身子显得很弱啊。

才想着,眼角余光便见到那人狞笑着扑了上来。

她一挥衣袖,将那男人重重拍击在墙上,一转身,坐了起来。

那男人惊恐的叫声还没有发出,就眼白一翻晕了过去。

她淡定地起身,将身上衣裳的褶皱抚平。看了看身上沾湿的茶水,皱了皱眉。

这里是人间道,她的灵力不是不能使用,只不过,无端沾上因果业气,会很麻烦。

别人沾上她的不好的因果业气,会倒霉。

她自已若无端惹来不好的业气,也会倒霉。

算了。

她先是用些灵力,将体内的药逼出了身体,然后下了床榻,将那男人费力地搬开,施施然出了门,又将门关上。

不多时,一个婢女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先在门外面听了听,发觉里面毫无动静,觉得奇怪,便推门而入。

下一刻,一声尖叫响起,之后又没了声音。

林墨在另一扇门后,清楚看见那婢子身上的黑色的死气,淡淡一笑,没想到因果来得这么快。

她一挥手,将那间房门关得紧紧的。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有一群人嘈杂地朝这边行来。

为首的是青宁郡主,她一面训斥一旁的婢女,“让那芸香带林三姑娘来换个衣裳也能出妖娥子,本郡主要她何用?!你也是,让你来寻,倒是寻到了没有?”

那婢女诚惶诚恐,“婢子知错了,只不知因何芸香一时没回去。婢子过来看时,又发现林三姑娘将房门上锁,这时间长了……婢子只怕出点什么事,也不敢轻易敲门……”

林家嫡长女林心瑶捂着嘴笑,“三妹不过换件衣裳而已,能出什么事?再说她还小呢……总不至于……”

还没说完,众人已经到了门前,听到门内传来清晰的啪啪声和断续的糜糜之声。

来的几个都是闺阁女子,纷纷捂住了嘴,尴尬地对视了一眼,红了脸颊。

青宁郡主面上也闪过一丝不自然,轻斥一声,“给我踢开!本郡主倒要看看是什么妖娥子!”

有两个婆子上前踢门。

门“哗”地一声被踢开。

两个婆子栽了进去。

随后其中一个婆子就尖叫了起来。

青宁郡主冷笑道,“没见过世面的东西,什么事就值得这样大嚷大叫?”

另一个婆子惊恐地指着里面的雕花大床,“是……是……”

青宁郡主往里瞥了一眼后连忙后退,“你们都别看,没得污了眼睛!”

林心瑶焦急地问,“是谁?不会是我们家三丫头吧?她还那么小,怎么会?”

青宁郡主冷哼一声,“再小,去年已经及笄了,可以婚配了!你倒是同定远侯府世子定下了婚约,她可还没有。”

林心瑶扒开门,“如此,更要看看到底是不是我家六妹!免得坏了她的清誉!”

两边门一敞,房屋正中雕花大床上白花花一片出现在众人眼中。

“啊——”有几个胆小的盖住了眼睛不敢看。

林兰若痛心疾喊道,“三妹啊——三妹,你怎么这样糊涂啊——”

这时旁边厢房另一扇门开了,林墨走了出来,面色惊疑,“我在此间等了许久也没人送衣裳来,听着像是大姐姐在叫我,到底发生了何事?”

青宁郡主眼前一黑,看一眼屋内,又指了指林墨,更是惊诧,“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墨说,“不是郡主让一个丫头带我来更衣?然后她将我留在这边厢房就走了,我等了许久也没人来呢。”

青宁郡主暗叫不妙,林心瑶倒是反应快,连忙从屋里扑过来,“三妹,真是太好了!那个不是你,不是你!”

林墨闪到一边,有些厌恶地看着她身上深重的灰色业气,“若真担心我,不是应该先问问我有什么事?”

种恶因得恶果。与她有所牵连的人身上都会有因果业气。灰色的业气就是种下了恶因得到的恶果之气。若是因行善而得到的业气就是金色的。若是恶气过重,又加上运道不佳,死期将至,也有可能变成黑色的死气。

刚才那个婢女就是。若她不返回查看现场进行确认,也许还不会被那吃了猛药的猥琐男拖进去。

林心瑶面上有些尴尬,“三妹,现下见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方才,方才我还以为……”

林墨说,“我刚刚似乎听到是大姐姐进去确认了,没看清吗?”

“是是,是没看清。”林心瑶连忙点头。

“既没看清,怎么笃定是我?大姐姐怎么这样糊涂啊?”林墨不客气地将她之前的话啪啪甩她脸上,又补了一刀,“没看清就喊我,大姐姐可真是关心我啊!”她着重咬了“关心”二字。

现场有人扑哧笑出了声。

“是是,是大姐姐糊涂了……”林心瑶做出一副知错就改的宽容大度模样,面上一阵青,一阵红。

青宁郡主连忙找回场子,“既如此便是误会一场,大家快回去吧。墨姑娘也受了惊吓,不如回去多喝两杯压压惊。”

林墨看了看她身上同样浓重的灰色气息,唇角一勾,没有说什么。

“都回去吧,我们继续,别让这起子腌臜货坏了咱们的兴致。”青宁郡主率先往回走。

那屋子里的两人还在不知疲倦地发出让人脸红的声音。之前给他们引路的婢子下跪问道,“郡,郡主,他们……”

“不论是谁,全部拖出来乱棍打死!”青宁郡主气急败坏地一甩衣袖。

于是徐徐跟在后面走的林墨看到青宁郡主身上的业气又深重了一层。

林心瑶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快速跟上了青宁郡主的脚步,低声向她解释什么。谁知在走过了一座石桥最高处准备下台阶时,她只顾满腹心事想与郡主搭话,没注意脚下,一脚踩住了青宁郡主的裙摆。

只听见一声尖叫,青宁郡主整个人从台阶上滚了下去。一只脚的足关节骨正好重重敲在了一个突出的石头上。

站在台阶上的林心瑶一瞬间脸色煞白,面色惊恐。

但她反应极快,脚下一个趔趄,假装没站稳,双手胡乱挥舞着就抓住了林墨的手腕。

栏杆边上就是个水池,她是准备身子一歪,拉着林墨两人落到水里,这样一来,即便是郡主摔出什么好歹来,看在还有两人同时受伤的份上,王府只会认为是个意外,应该也不会追究了。

而且从这个位置,她还可以暗示是因为林墨在后面推了她一把,才导致她撞到了郡主。

谁知她猛然觉得手上一痛,下意识放开了林墨,但身上重心不稳却控制不了,整个人就立刻从桥上掉进了水里。

现场很快就是一片人仰马翻。

林墨并非没有察觉到林心瑶的意图,只是她正要出手时已经察觉有人早一步出手飞出了一颗石子击中林心瑶的手腕。

她转头朝石子飞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两个男子长身玉立在隔岸观望。

她远远朝其中一个点点头表示感谢,然后冷冷地看着作死的林心瑶在水里挣扎。

这时代的女子哪里会游泳?就是男子也不是全都会水的。

那两个男子中的一个对另一个说,“奇了怪,我们一同站在这里,她如何能知道是你出手救了她?”

那人俊美如妖孽般的脸上浮起一抹清淡的笑,转身走开,“人品问题。”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